查询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最新动态

《学报》40年 | 于光远:写给青年研究工作者

2021年,《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22年起改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学报》)创刊40周年。40年来,《学报》汇聚了一批学识深厚的作者队伍,一批学界大家如胡绳、冯友兰、贺麟、黎澍、钱锺书、顾颉刚、罗尔纲、董辅礽等,都曾赐稿《学报》;包括一大批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在内的知名专家,也曾在攻读硕士、博士期间在《学报》发表学术新声,开启他们的学术历程。

《学报》编辑部从创刊以来刊发的4000余篇文章中,遴选出最具代表性的名家之作,集结成册,即《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探索与创新:<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创刊40周年纪念文集》。该书于近日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

哲学社会科学的思想成果构成了人类文明绵延的精神基础。为向这些学界大家致敬,布鲁布客近期推出《学报》40系列纪念文章,以祝贺该书出版,让思想之光照亮我们的奋进之路……

写给青年研究工作者
于光远
本专题首篇刊发于1986年第3期,连载至1987年第5期。

作者于光远,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顾问,曾任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国家科学委员会副主任、国家计划委员会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兼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研究所所长。

(写给青年研究工作者之二十四)

写完《学聪明日记》之后,还有一些意思想说。

写日记是每天把自己所接触到的事情和自己的思考记录下来的一种形式。它是笔勤的一种表现。
自1942年我把那本日记本交出之后,我就没有再记日记。但这并不是说我不再去观察每天接触到的事情,不再每天进行思考了。每天总会遇到一些值得注意的事情,都有一些值得思考的东西,有时也就写点什么东西留下来。我觉得这么做是有意义的。只有“文化大革命”的那几年,我不好再写什么,那时除了交代材料和外调材料外,写任何东西都是不明智的事。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又可以从事愉快的写作了,而且似乎越写越想写,越写越多,最后可以说恢复了写日记的习惯。特别是从1985年7月7日起,我更有意识地把每天写的日记逐日保存,准备编一部《不是日记的日记》的集子。
我自己觉得我的笔头是比较勤快的。我感到笔勤有很多的好处,如整理自己的思想、备忘备查、对外传递信息等。我觉得养成笔勤的习惯是很有好处的。我不赞成做懒于动笔的人。我自己不那么做,我也不提倡人们那么做。
口勤,这一点同笔勤有所不同。在治学方法上,我还没有见到有人反对笔勤,但是,反对口勤的人还是不少的。有不少成语就是对多讲话这一点讲的坏话,另外还有“沉默是金子”这样的话。不过,我却是主张口勤的。多讲与多写一样,也有整理自己的思想、对外传递信息的作用。当然,口讲不能有备忘备查的作用。不过现在利用录音的办法,也可以起到那种作用了。
当然,仅就治学来说,还应有“腿勤”“眼勤”“耳勤”等。它们都可以使一个人吸收比较多的信息,取得较好的学习成果。腿勤——勤于到各个地方去走,可以使人直接接触到更多的实际,因而也可以使人的思想深入。眼勤、耳勤——要直接用眼去看、用耳去听更多的东西,以增加更多的知识。所以笔勤、口勤同腿勤、眼勤等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

凡是勤,都有一个随时随地的问题,都有一个一点一滴的问题。随时随地、一点一滴地吸收知识和改进工作,积小为大,就可以成为学问大的人。

《勤》的补充

(写给青年研究工作者之二十五)

才写完关于“勤”的文章,就觉得讲得不全面。不想去改那篇文章,在这里就作一个“补充”吧。
在上篇和这篇文章中,讲的“勤”都是就认识的意义而言的。可是上篇文章虽然讲到了从认识器官来看勤,但只讲到了眼和耳,却忘了一个可能更为重要的认识器官——脑。当然,应该提倡脑也要勤,应该提倡做思想上的勤汉,不做思想上的懒汉;提倡经常开动脑筋,不要让自己的脑子因为老不开动而生锈。
对于从事科学研究的人来说,加上脑勤这一条,本来意义上的重要认识器官就可以说都讲到了。还有一个具有嗅觉的鼻子、一个具有味觉的舌头、一个具有触觉功能的“身”,它们也是认识的器官。因为它们既然是感觉器官,也就有认识论意义。但我在讲研究工作者要勤的时候,这些器官的意义是比较小的。当然,如果把它借用的意义放进去,那就不一样了。例如我们需要提高对某些错误思想的嗅觉(嗅是用鼻子的),尝试(尝是用舌头的)许多没有把握的事情;我们要去探求许多没有把握的东西,有时免不了一个暗中摸索的过程,而摸是要靠触觉的。
《勤》中提到的腿和拿着笔的手,以及用来说话的口,都是运动器官,本身不是感觉器官,但是腿勤、笔勤、口勤可通过如上文所讲的机制而取得认识论的意义。
还可以再引申一层意思,那就是人的改造客观世界的活动是具有认识论意义的。勤于从事改造客观世界的实践,对于一个研究工作者来说,也是不能够放在一边,不给予高度重视的。

有一回,大概是1964年,毛泽东把周培源和我叫到他在中南海的卧室里,谈关于坂田仓一物理学的文章问题(那次谈话我作的记录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红卫兵拿走,流传到社会上去了)。在那次谈话中,我向毛泽东提出一个问题:能否像说生产工具是人的劳动器官的延长那样,说认识工具是人的认识器官的延长,比如眼镜是人的视觉器官的延长,它们属于认识工具的范畴。毛泽东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却说种地的镢头也是一种认识工具。从改造世界的实践具有认识论的意义来说,他的说法是对的。

突出一个“严”字

(写给青年研究工作者之二十八)

题目已经把想讲的意思表达出来了。
你们会估计到,我会特别强调研究生首先要懂得必须在自己的一生中用严格的科学态度来进行研究。因此,在这里,“严”的第一个含义就是严格的科学态度。
当然,“严”在这里也就包括:
(1)作为坚持严格的科学态度的思想基础——严肃地对待人生,严肃地对待社会主义事业,严肃地对待自己正在进行的学习;
2)在贯彻严格的科学态度时,应该做到严密地思考,努力掌握为取得研究成果所需要的一切论据(事实资料和思想资料),进行细密完整的逻辑论证。
这是对研究生来说的。对于导师来说,也有一个要对研究生严格要求的问题。“教不严,师之惰。”师不严,是培养不出研究生的这种严格科学态度的。
“严”是一种推动,但仅仅看到这一点是不够的。导师对什么是严格的科学态度要有深刻的理解,并且要使研究生懂得这种理解。导师还要善于把严格的科学态度在多方面具体化,使得研究生通过许多具体的东西来懂得严格的科学态度。比如我写的《有意义的教学、有意义的计算》一文,就是为了实现这样的目的而提供的具体的例子。我想应把那篇短文作为这篇短文的附录。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怎样才能做到“严”。对此我正在思考,而且还要取得经验。我也不知道自己对研究生究竟应该“严”到什么程度才合适。现在我只是确定对自己应该有突出一个“严”字的思想,也要求研究生催促我突出一个“严”字,在思想上有这样的准备,并和我一起创造这方面的经验。

想开去 想下去

(写给青年研究工作者之三十)

对于思考,我强调“抓”“追”“钻”这几个字
有时候脑子里出现某个创造性的、有意义的好思想,往往只是一闪,只是一点一滴,如果不抓住很容易就会丢失了。这就要去把它抓住,最好立刻把它记下来,哪怕只记几个字也有用处。写下来,一则加深了记忆,二则那个思想“物化”在你的笔记里,成了你的对立物。它面对着你,你面对着它。它会抓住你的思想,使你的注意力集中在它上面,并使你对它做些什么,使你的思想再有所前进。
抓住了就要想开去,想下去。这就是“追”“钻”两个字的含义了。“想开去”就是去追究和它有关的各种事物,在这个方面发展自己的思想,这是对事物之间相互联系这个辩证思想的运用。这样越想涉及的方面就越宽广,使自己的思想越来越丰富。“想下去”就是对这个思想进行逻辑推理,使自己的思想一层一层地深化,越来越细致,越来越严密,钻到事物的本质里去。“追”和“钻”也就是古人说的“锲而不舍”的意思,不过,用我的话来说,就成了我自己的亲身体会了,有了更多的内容了。

上面说的只是从思想到思想,但我并不认为可以轻视实践轻视经验在认识中的作用。首先,这里说的最初产生的思想并不是凭空产生的,它只能是从实践中来的。而在“想开去”“想下去”的过程中的“想”,也离不开实践的经验。而且这里所说最初在头脑中出现的思想,就是指导自己去实践的思想;抓住这种思想,就是要抓紧完成实践的任务。我最后说的这些话,为的是不至于产生误会。

从我的一句座右铭说开去

(写给青年研究工作者之三十五)

我有一句座右铭:“不使用没有经过自己批判的语言。”意思是说,一要对自己使用的语言有负责精神,二要坚持独立思考的精神。无批判地(即不经过自己的思考)使用某一语言,就是无批判接受和这个语言在一起的思想。
在这里我想说清楚两点:
一是不使用没有经过自己批判的语言,并不是不去接触、不去研究自己原先不熟悉的语言,或者更准确地说,不去研究使用这种语言的哲学社会科学和哲学社会学说。我的这个座右铭是积极的,不是消极的。这一点从这个座右铭的文字中是看不出来的,所以有必要在这里说一下。
二是这句格言是我自己对自己的要求,并不是说我已经全部做到了。事实上我也免不了有时使用自己没有“批判”过的语言。当然,经过自己批判并不等于说就正确,只是即使不正确也不是盲目的,而是较有意识罢了,因为没有经过很好的研究就去使用,就带有较大的盲目性。我的这句座右铭为的就是告诫自己防止这种盲目性。如果根本不会发生这种情况,我何必要有这句座右铭呢?
对于上面所说的,我还想再补充两点:
第一点,在使用新的语言时,要特别注意选择对于我国社会主义事业最为有用的。这样一种“选择”,本身也就是一种“批判”。对于这一点,我以后还要更自觉一些。
第二点,对于自己已经使用的语言,也要采取批判的态度,也就是自己的思想要不断深化。思想在发展,语言也就会有所改变,观念更新和语言更新是密切相关的。对正在使用的语言的更新,常常是自己观念更新的表现。这是应该认真对待的事情。

●新书速递 | 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探索与创新
划:陈雪
编辑:韩祎然
审核:桂芳



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