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最新动态

社科书讯 | 贾国静《黄河铜瓦厢决口改道与晚清政局》

内容简介


本书基于灾害史研究,对特定时空背景下黄河铜瓦厢决口发生的基本史实,自此形成改道的影响因素以及由此加剧的政局动荡,作了系统厘析,以在历史的细微之处揭示灾害与政治的错杂关系,具体又因该事件还属清初以降关涉甚重的河政问题,相关探讨延展至改道引发的朝野论争、体制变革以及新河道治理。书中认为,黄河在清前期被强化的政治属性在晚清时期不仅未趋弱化,还因改道的发生以及政治局势的波诡云谲而在更深更广的层面展现出来。

微信图片_20190915192115

贾国静,1977年生,山东茌平人,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2008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获得历史学博士学位。近年主要从事中国近代灾荒史、清代黄河史研究,在《历史研究》、《史学月刊》、《清史研究》等学术期刊发表论文20余篇,主持国家社科基金2项,参与多项。


微信图片_20190915192111

2019年8月出版


目录

绪论


第一章 天灾还是人祸:距今最近的黄河大改道
  第一节 大河改道
  第二节 “缓堵”对策的出台
  第三节 救灾举措乏力
  第四节 决口改道原因探究
  小结


第二章 复故还是走新:一场牵动朝野的持久论争
  第一节 清中期的改道论
  第二节 咸同战乱时期的新旧河道之争
  第三节 “同治中兴”时期的新旧河道之争
  第四节 光绪年间应对河患之策与争论再起
  小结


第三章 从中央到地方:改道后黄河管理规制的演替
  第一节 清前中期黄河管理制度概况
  第二节 咸同战乱时期干河机构的裁撤
  第三节 同光时期地方性治河规制的设置
  第四节 清末黄河管理制度的终结
  小结


第四章 民埝与官堤:新河道治理的地方实践
  第一节 民埝修筑:基层官绅的治河努力
  第二节 官修大堤的断续进行:地方督抚担当大任
  第三节 地方督抚的废埝努力
  第四节 晚清黄河治理相关因素分析
  小结


第五章 河患与内乱:黄泛区的叛乱及捻军兴亡
  第一节 黄泛区叛乱加剧
  第二节 皖北捻军趁势发展
  第三节 清廷对东路捻军的剿杀
  小结


结语
附录
参考文献
索引
后记



后记

2017年暑假,我到山西大同参加第二届“灾害与历史”研修班,在自由交流环节,谈了自己学习研究清代黄河史十余年的一点儿心得,包括我的博士学位论文《黄河铜瓦厢决口改道与晚清政局》。当时,高建国老师建议我到铜瓦厢决口改道发生的地方实地走走,并讲“读万卷书”与“行万里路”不可偏废。对此教诲,我在感谢之余颇为认同。记得刚刚接触这个问题时,对于文献所载“民埝”和“官堤”多有迷惑,何为民埝,何为官堤,似乎从字面不难理解,可是由于黄河的游荡性与流量的季节性较强,加以晚清治理情况错综复杂,二者在地理上到底如何区别与关联,直到我亲临黄河看到宽阔的河床上水流与河滩的占比时才稍显清晰。只是后来由于研究问题转移,一直未进行更进一步的考察,不过这时我应该可以了,于是决定趁假期到咸丰五年黄河发生改道的地方——河南省兰考县东坝头乡东坝头村走走。

东坝头村,从村名来看,就有很强历史的印记。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编的《黄河河防词典》记:东坝头指兰考县东坝头险工的28号坝。1855年黄河决铜瓦厢(今兰考县境)改道后,河东断堤裹护后称“东坝头”。该坝长440米,现为控制河势的重点坝。如今以此命名村庄,当是对1855年黄河大改道的别样记忆。再者,考诸文献以及实地考察,还有“西坝头”以及“西坝头村”与之对应,不同的是,东坝头村紧邻黄河,而西坝头村则有几千米的距离,这应也与当年决口发生在北岸后又形成大改道有关。或许由于当地在搞红、黄、绿三色旅游资源开发,人气较高,本地百姓对于黄河的历史也有了解。一位热情好客的大姐侃侃而谈之余还手指不远处:瞧,那里就是当年黄河发生改道的地方。我顺着望去,大概就是黄河河道向东北方向拐弯处,与史料所记大体吻合。当我询及近年所立“铜瓦厢决口处”碑时,有位大爷说,碑不在他们村,立在了西坝头村,距离得有十几里路。当然,除了我感兴趣的“黄”,村民们还饶有兴致地谈到了“红”,即焦裕禄精神,并以骄傲自豪的口吻说,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到这里实地考察。其实,河岸上修建的“毛主席视察黄河纪念亭”也是一个很好的明证。稍后,我决定再去西坝头村看看。根据村民的指点,我驱车驶过不远处的浮桥,进入一条乡间小路,路两边是大片大片的玉米地,记得走了很远才望到村庄,这一地况也是铜瓦厢改道具体情形的一个诠释:由于决口发生在北岸,黄水朝东北方向倾泻,北面和西面的区域所受影响较大,或许这大片的农田就是当年诺宽的水道。不过遗憾的是,在田野间的无名路上行驶,导航失灵,正午时分又不见行人,加上小女觉得无趣,烦闹一番,我们不得不中途折回。即便如此,也深深地感到,做黄河史研究除了要在书斋里阅读大量文献,还需要沿河走走,以在现实的细微之处体味复杂的历史情感。

这些年生活在山东,去到黄河也就有了些许便利,不过或许由于关注过晚清黄河灾害问题的缘故,每每都带有一种悲情与迷思。比如济南这座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本因处在济水之南而得名,可是1855年铜瓦厢改道后,不仅济水河道为黄河所侵占,这座城市也陷入了灾难之中,久而久之,其形神不能不深受影响。就像晚清小说家刘鹗在《老残游记》中提及:“当初黄河未并大清河的时候,凡城里的七十二泉泉水,皆从此地(泺口)入河,本是个极繁盛的所在。自从黄河并了,虽仍有货船来往,究竟不过十分之一二,差得远了。”及至一百多年后的今天,黄河已不再泛滥为患,济南也在规划跨河发展,沿黄防护林还被开发为旅游资源。如此沧桑巨变不能不引人深思。我们在地域文化的深处还能察觉到哪些蛛丝马迹?体会怎样的味道?还有距离济南不远的东营,黄河入海的地方,一座融汇黄、蓝、黑的城市,也有颇多景观引人瞩目。比如在面积广阔的黄河口湿地上,河水缓缓流淌,伴着芦苇塘、盐碱地、养殖池,以及珍禽鸟类,稀有树种……如沿河行至河口,还可见黄蓝相间如泾渭分明般的水面,以及数口油井竖立水中。对此奇观之成因,自然科学领域已经从水体密度、河海动力等多个方面进行探析,而若从人文的角度出发,又会有怎样的体验?

以这样的形式为后记开头,主要是不想让本书出版因为时间长久而显沉重。坦率地讲,这个课题是李文海先生指定的,我当时也下决心做好,可是由于资质愚钝,加以博三时那场消化系统严重紊乱,不得不降低要求。后来进入博士后研究阶段,由于工作所需,我转到了一个相关问题的探讨,研究时段也拓展至清前期。只是身为女性,奔波于育儿与工作之间,这一转就是一段很长的时间。稍感欣慰的是,相关探讨不仅实现了我研究生涯的一个突破,也有助于理解与把握晚清黄河灾害。诚然,时不我待,这些年已有一些新的相关研究成果出现,从河工物料、治河经费、水灾影响等方面进行延展与深入探讨。不过越是这样,我越觉得需要将本项研究出版,原因主要在于铜瓦厢改道问题为认识晚清乃至整个近代黄河问题的基本点。随着研究的深入,我也深感以往对于该问题的理解与把握存在诸多不足。

在本书即将出版之际,我要向多年来支持、帮助过我的师友致以深深的谢意。能够到人大清史所攻读博士学位是我人生的幸运。在这里,我得到了李文海先生的耳提面命,如今先生已驾鹤西去,但是音容笑貌时常浮现于眼前,恩泽教诲则深刻于心。在这里,我还被一种始终追求卓越的学术研究精神所感染,也受惠于老师们的深切关爱以及同学间浓浓的切磋砥砺之情。还有此间,由于李文海和夏明方老师在主持编纂大清史灾赈志,我自然成为课题组成员,记得朱浒师兄、晓华师姐、李岚师姐、王娟师姐和四伍师兄早在其中,还有余新忠老师倾情参与,与诸老师及同门如此近距离接触,收获颇丰。在后来论文修改过程中,曾受国家留学基金委与山东大学合作的青骨项目资助到伦敦大学访问学习,其间,我不仅搜集了对于完善书稿具有重要价值的英文文献,还在Andrea Janku老师的安排下,做了一次研讨报告,诸老师和同学所提问题对完善书稿也多有启发。这些年,山东大学浓郁的学术氛围、领导同事的支持与鼓励,还有诸多师友的提点与帮助,也让我有信心一直坚持,在此一并致谢!最后感谢学位论文评审与答辩专家,以及国家社科基金后期项目匿名评审专家所提宝贵意见!感谢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徐思彦老师、宋荣欣老师和陈肖寒老师的大力支持!感谢硕士生张凤娜帮助校核书稿!感谢家人一直以来的宽容与体谅!

如今,黄河的问题已经发生变化,如何“维持黄河健康生命”,重塑人与河流的关系成为新的时代命题。毫无疑问,这不仅需要自然科学界的不懈努力,还需要人文社科尤其历史学界的积极参与,本书所及朝野论争中蕴含的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晚清黄河的悲剧性命运或可从一个侧面予以证明。若放宽视野更可感知,历史中的黄河,有温情,有暴虐,黄河中的历史,有多样日常,也有波诡云谲,当把黄河放还到天地生人这一庞大的系统之中进行纵向考察时,还有助于在历史的纵深之处探测其未来走向。最后,限于本人学识能力,研究中还存有诸多不足,唯有继续勉力探索,也请专家同仁不吝赐教。

 

2019年7月于泉城济南



标签:
上一篇: 数说社科 | 社科文献第九届数字博览会精彩回顾
下一篇: 社科话题 | 河西走廊: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