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最新动态

你相信巴黎圣母院有一天会消失吗?

巴黎当地时间4月15日下午,法国巴黎圣母院发生火灾,火情迅速蔓延,塔尖在大火中坍塌。据法国媒体报道,在塔尖坍塌后,巴黎圣母院的所有木制框架都在燃烧

根据法国媒体刚刚消息,消防队员称,巴黎圣母院主体结构被“拯救”,主结构整体保存完整。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电视讲话中宣布,将重建巴黎圣母院。

微信图片_20190416144045


你相信巴黎圣母院有一天会消失吗?文献君认为美好永远会被留存下来,相信人类有重建巴黎圣母院的能力,就像19世纪那次重生一样。本文带大家重回19世纪的西岱岛,一起探寻巴黎圣母院的重建之路。

微信图片_20190416144052

文丨史蒂芬·柯克兰 


几个世纪以前,巴黎置身于一个岛屿上,巴黎人在岛上修建了市场、礼拜场所和政府机构,甚至当巴黎市扩展至陆地以后,西岱岛仍然是巴黎市的中心。

 

到了今天,几乎难以想象西岱岛曾经的模样。保守的机构大楼和开放式广场取代了小广场和死胡同。律师、法官和法庭工作人员,官员和警察,主宫医院的医生、护士和患者,还有涌入巴黎圣母院和圣礼拜教堂的游客取代了店铺主,保姆,懒汉和穿梭于狭窄弯曲街道里的贫民儿童。

 

19世纪的西岱岛到处都是人,几乎无法穿行,但对巴黎人而言却充满了魅力。喜爱哥特式风格的人赞颂巴黎,比如维克多·雨果就在他1831年的小说《巴黎圣母院》中为中世纪的西岱岛写了一首真正的颂歌。另一方面,西岱岛一向因恶行和犯罪行为的多发地而令人担忧。1842年至1843年间欧仁·苏极受欢迎的连载小说《巴黎的秘密》就认为西岱岛底层阶级的人阴暗而可怕。

 

西岱岛上矗立着巴黎当时最具标志性的建筑——巴黎圣母院。大教堂优美的结构在岛上占据了主导地位,俯视着周围挤作一团的房屋,如同牧羊女守护着羊群。但教堂的状况很差,多年来未做维护。砖石结构遭到了严重破坏,尖顶和山形墙破损,玻璃掉落,很多装饰用的雕塑被偷。

微信图片_20190416144056

这样破旧的面貌打击了很多法国知识分子,他们将其视作耻辱,愤怒不已。因此,1842年,一批作家和艺术家联名签署了请愿书,请求采取行动恢复巴黎圣母院昔日的辉煌,其中包括维克多·雨果、阿尔弗雷·德·维尼和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为了协调综合性修复工作,还成立了一个委员会。委员会成员包括历史遗迹总督察普罗斯佩·梅里美。

 

现在,梅里美最著名的是他的作家身份,歌剧《卡门》就改编自他的一个故事。作为历史遗迹总督察,他负责盘点和研究历史建筑,尽可能地保护和保存它们。梅里美是法国早期发展建筑修复工作的重要催化剂,提高了人们保护法国建筑遗产的意识,法国培养出的一代建筑师掌握了保存和修复建筑遗产必备的建筑、考古和历史知识。

 

巴黎圣母院委员会组织了一次竞争性评选,由多个建筑师团队陈述其资质和建议的修复方法。1844年,委员会挑选了让–巴蒂斯特–安东尼·拉索和欧仁·维欧勒–勒–杜克的团队负责修复工作。

微信图片_20190416144100

当时,37岁的拉索正在成为法国第一代建筑师中的重要人物,擅长保护和修复历史建筑。而维欧勒–勒–杜克才30岁,仅完成过一个项目:修复勃艮第弗泽莱的巴西利卡。作为皇家住宅管理人的儿子,他来自艺术和文学之家,年轻时就大量接触了法国的杰出人物。比如普罗斯佩·梅里美就对年轻时的他印象深刻,委托25岁的他负责弗泽莱的项目,这开启了维欧勒–勒–杜克的职业生涯。梅里美还帮助维欧勒–勒–杜克赢得了巴黎圣母院设计竞赛,后来也一直助力他的事业发展。

 

拉索和维欧勒–勒–杜克对建筑的相同理解源于对法国美术学院传统的强烈反对。拉索1828年开始在法国美术学院就读,不久就因为反感它的文化,转而拜师于亨利·拉布鲁斯特。维欧勒–勒–杜克则完全避免到法国美术学院学习,而是通过自我研究和旅行学习建筑,然后担任绘图员,在工作过程中获得一手经验。


法国美术学院体系遭到三位建筑师忽视的部分原因是它忠于古代经典,伤害了其他建筑传统,特别是哥特式风格。拉索与一部分人一样,认为哥特式建筑不仅拥有内在品质,还对法国具有特殊价值,因为它是法国本土伟大的建筑传统,展现了国家的天赋,而不依赖于引进外国的品位和理念。

微信图片_20190416144105

在哥特式教堂内每走一步,景致都有变化,参观者可以欣赏到教堂的各个部分,精神迅速飘往神奇的世界。建筑整体震撼人心,但每个部分和每个细节都呈现出全新组合,安排方式独特精巧而出人意料,每走一步都会充满探索的喜悦。灵感战胜了所有的实际障碍,向新世界打开大门。

 

受到这一精神的鼓舞,拉索和维欧勒–勒–杜克投身到修复巴黎富有声望的大教堂中。一开始,他们深入研究了建筑的历史和考古信息,然后启动了实际修复工作。但由于缺乏资金,工程断断续续。

 

拿破仑三世与欧仁妮王后在大教堂举行婚礼后,修复项目的立足点变得更加坚实。获得新动力的重要原因是得到了王后的支持,这并不令人吃惊,因为欧仁妮一直以深信天主教而著称。但新王后与修复项目之间还有另一个更为偶然的联系。普罗斯佩·梅里美多年前就成了欧仁妮父母的朋友,他不会想到这个曾在他膝上玩耍的小女孩有一天会成为法国王后。拿破仑三世与欧仁妮结婚后,梅里美成为了宫廷的核心人物,是修复巴黎圣母院最理想的负责人。梅里美利用了自己的特权地位充当了第二帝国时期最严肃运动的先锋,保护和修复了法国的建筑遗产。

微信图片_20190416144110

巴黎圣母院修建近6个世纪以来经历过多次修缮和增补。因此,拉索和维欧勒–勒–杜克面临了一个困扰过很多保护者的问题,即过去多年中所做的变动中哪些需要保留,或者在何种情况下需要加以恢复。最后,他们去除了18世纪的内坛装饰,将其复原为时代更早的中世纪风格。尽管有些过时,他们还是决定保留13世纪的中殿和12世纪的玫瑰花窗。

 

他们完成了大量重建工作。比如,他们从建筑图中了解到巴黎圣母院上面曾经有一个尖塔。因此,他们尽可能忠于研究得出的原样重建了一个尖塔。由于大教堂的大部分装饰性雕塑都已丢失,他们重建了雕塑,必要时根据同时代保存情况更为完好的沙特尔主教座堂、亚眠大教堂和汉斯大教堂等教堂的雕塑推断雕塑应有的模样。因此,装饰巴黎圣母院正面的很多雕塑并非原作,而是重建品。建筑师还在修复工程中加入了一些新想法:比如,正面顶部著名的怪兽就是维欧勒–勒–杜克的创作成果。另外,两位建筑师毫不妥协地使用与原有建筑相同的材料和技巧,避免使用新式的树脂、水泥和人工材料。

微信图片_20190416144115

修复工程于1864年竣工。巴黎市终于又有了配得上法国首都地位的大教堂,拥有了国家宗教和历史身份的象征。今天,大多数游客都认为自己观赏的是巴黎圣母院的原样,实际上他们看到的是19世纪的建筑师以自己的视角重新阐释和建构的作品。巴黎圣母院是第二帝国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

 

关于西岱岛的设想和工程贯穿了整个19世纪40年代。其中一个想法是将西岱岛变成哥特式教堂,人们可以在那里体验雨果笔下15世纪岛屿的模样;另一个想法是拆除老社区,为主要的历史遗迹开放视野,建设体现现代品位的新建筑。

(本文摘自《巴黎的重生》,作者史蒂芬·柯克兰,图片来源于网络 )


推荐

阅读

微信图片_20190416144136




巴黎的重生    


〔美〕史蒂芬·柯克兰著

郑娜  译

2014年4月出版


巴黎素有“世界之都”的美誉,是古老与现代完美融合、城市改造与保护成功兼顾的经典案例。1848年到1870年,法兰西经历了非凡的大改造,我们今天所见的巴黎,大部分来自这一时期。本书全景画式地重现了这段历史,讲述每一个重要人物、每一处重要城市风景的来龙去脉,同时揭示城市改造中涉及的财政问题。作品对每一位关注巴黎的读者来说,都是不容错过的珍贵记录。对中国当下进行的城市改造,也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微信图片_20190416144141



巴黎城市史(19-20世纪)    


〔法〕贝纳德·马尔尚著

谢洁莹  译


2013年 11月出版


1789年,巴黎人口总数不足60万。然而,自复辟王朝开始,随着移民大潮汹涌而至,首都人口在一个世纪之内翻了四番。作为首都,巴黎是法国的政治与文化中心,同时,它又是法国的经济与金融中心。巴黎的权力令人不安,它的财富却又让人垂涎,正是这种矛盾使巴黎成为法国历代王朝的眼中钉,首都成为了国土整治政策的众矢之的。在这些无凭无据的抨击与反巴黎主义的政策背后,我们不禁揣测这是20世纪30年代法西斯主义所催生的一种反城市化信念在作祟……


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陕西文献》学术研讨会暨台湾大陆同乡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