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最新动态

社会蓝皮书 | 中国青少年的网络世界

本文节选自《2019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调查篇《中国青少年网络使用与网络安全调查》。


微信图片_20181226103634

(点击图片可跳转至购买链接)

社会蓝皮书

2019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

李培林 陈光金 张翼 主编

2019年1月出版

98.00元


2019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编撰的2019年度分析报告(社会蓝皮书),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组织研究机构专家、高校学者以及政府研究人员撰写,并于今日正式发布。


本报告分析了2018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形势,以翔实的统计数据和实地调查资料为依据,分四大板块,用1篇总报告和17篇分报告(未含附录部分),分别讨论了2018年中国经济社会运行发展的总体状况和未来形势。其中,第三板块包括6篇调查报告,这些报告分别以翔实的调查数据,分析了中国城乡居民社会和政治参与状况、95后大学生互联网使用行为、青少年网络使用与网络安全、汶川地震十年重建发展状况、中国志愿者队伍发展状况以及中国城乡困难家庭状况。在这些问题上,各篇分报告都提出了具有针对性的对策建议。


中国青少年网络使用与网络安全调查


本报告基于“2018年中国青少年互联网使用及网络安全情况调查”数据,描述青少年使用互联网的总体状况以及面临的网络风险。研究发现,青少年对于社交网络的使用更频繁、更日常,所面临的色情、诈骗、骚扰等不良信息和风险也更多集中于社交网络;当遭遇各种类型的网络风险时,青少年的主要应对措施是不理会或直接进行网络投诉或者举报,很少选择与父母或长辈交流;影响青少年遭遇网络风险的因素包括个体因素、家庭因素和社会因素等,同时也应认识到,青少年所面临的网络风险并不仅仅发生和作用于互联网场域,也是在其生活成长的环境中逐渐形成甚至强化的,受到复杂影响因素的共同作用,并且与青少年的社会化进程相伴随。


一、青少年触网年龄集中在6~10岁,与父母同住者上网时长较短


如图1所示,5岁及以下就已经接触到互联网的青少年占10.88%6~10岁开始接触互联网的青少年占61.43%10岁以上开始接触互联网的青少年仅占27.69%。在一个被互联网覆盖的时代和家庭背景下,青少年往往在较早的成长时期就会与网络接触,而且触网的低龄化趋势越发明显。同时,一线和准一线城市青少年普遍更早接触网络,平均触网年龄分别在8.3岁和8.6岁,而二线、四线城市青少年的平均触网年龄为9.1岁,三线城市的平均触网年龄则为10岁。


微信图片_20181226103639

1 青少年的触网年龄分布


父母的陪伴对青少年的成长具有重要的影响。如表1所示,目前没有和父母同住的青少年每天上网时间在6小时以上的占14.61%,而与父母同住的青少年该比例仅为7.58%;没有和父母同住的青少年每天上网时长在两小时以内的比例为36.99%,与父母同住的青少年该比例为49.70%。可以看出,父母在场对于防止青少年过度上网、合理控制上网时间具有重要的调节和控制作用。


微信图片_20181226103642

1 是否与父母同住对青少年上网时长的影响 单位:%


二、有三成青少年遭遇过网络色情信息骚扰


调查显示,有33.02%的青少年表示自己在使用网络过程中遇到过色情信息骚扰。从年龄差异来看,有24.6%的初中生曾在网络上遇到过色情信息骚扰,而高中生在网络上遇到色情信息骚扰的比例要远超初中生,高达43.6%


青少年遭受网络色情信息骚扰的场景十分多元。尤其在社交软件和网络社区场景下受到色情信息骚扰的比例最高,分别为56.11%53.04%,其次为短视频场景,遇到色情信息骚扰的占48.65%(见图2)。


微信图片_20181226103645

2 青少年受到色情信息骚扰的网络场景分布


调研进一步发现,浏览器、广告或者游戏中不时跳出的色情信息和内容更加难以控制,让家长深受困扰。我们在广州和重庆的城市、乡镇调研时都发现了这种现象,甚至在某些针对青少年的教材、游戏和网页中也会出现色情信息。因此,既需要对网络信息进行规范和管理,也需要网络平台自律和自查,努力为青少年营造安全健康的上网环境。应当严厉打击互联网广告中的违法违规现象,并建立平台责任制,加强政府、企业的联手监管。


大部分青少年对待色情信息骚扰采取了不予理会的应对方式(76.43%),而采取积极主动的“网络投诉或者举报”处理方式的比例并不高,占44.08%。排在第三位的处理方式是“觉得可能是开玩笑,不在意”(19.44%)。有一成左右的青少年则会“很好奇,点开看看”。还有些应对方式是寻求帮助,其中他们更倾向于告诉同辈群体(11.91%),而向父母、老师和祖父辈群体反映以及报警的比例极低,均不足一成(见表6)。


微信图片_20181226103648

6 青少年对色情信息骚扰的处理方式 单位:%


三、超1/3的青少年在网络上遇到过诈骗信息


网络购物和网络支付在青少年的日常生活中日益普遍。调查发现,对于“网络支付、理财、转账”,10.10%的青少年几乎每天一次,7.02%每天几次,仅有29.2%的青少年表示从不网络购物,表示几乎每天都网络购物的青少年比例达到22.5%。青少年在这些网络使用习惯中也面临被骗的风险。


调查发现,青少年在网络上遇到过诈骗信息的比例为35.76%。没有和父母任何一方共同居住的青少年遇到诈骗信息的比例则超过四成,包括没有和父母及其他监护人居住(比例为45.66%),以及和其他监护人居住(比例为43.51%)这两种情况,可见留守的青少年遭遇网络诈骗的可能性更高。


如图3所示,青少年几乎在所有网络情景中都遇到过诈骗信息的骚扰,而社交软件则是青少年遭遇网络诈骗信息的重灾区,71.97%的青少年表示在社交软件上遇到过诈骗信息,这或许与社交软件是青少年网络活动的主要平台有关;在网络社区中遇到过诈骗信息的比例排第二位,占58.27%;其他场景如短视频、直播、微博、新闻及留言中,青少年遇到诈骗信息的比例相对较低。


微信图片_20181226103654

3 青少年遇到网络诈骗信息的场景分布


在遇到网络诈骗相关信息时,多半青少年会选择不理会或者通过网络投诉或者举报的方式来应对。如表7所示,对于诈骗信息,68.12%的青少年的态度是“当作没看见,不理会”;48.53%的青少年会对诈骗信息进行“网络投诉或者举报”,反映这部分青少年具有一定的网络安全防范意识;选择“很好奇,点开看看”的比例为5.49%;“觉得可能是开玩笑,不在意”的比例为15.29%;选择告诉父母、老师、兄弟姐妹以及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的比例分别为15.29%4.81%4.59%2.72%,除告诉父母的比例超过10%外,与其他人的交流均不足一成;选择“跟同学或者朋友讲”的比例为16.14%;选择“报警”的比例仅为6.34%


微信图片_20181226103657

7 青少年对网络诈骗信息的处理方式 单位:%


虽然青少年遇到诈骗信息时更倾向于自己解决而不是告诉周围人,但是与遇到色情信息骚扰有所区别的是,在遇到诈骗信息时愿意与父母交流的比例增加了,为15.29%,该比例也高于遇到网络暴力和网络骚扰时告诉父母的比例。这一方面跟诈骗信息本身的脱敏性有关,同色情信息、网络骚扰、网络欺凌比起来,诈骗信息没有那么敏感或者尴尬;另一方面也反映了青少年具有一定的自我保护意识,能够甄别诈骗信息并采取措施自我保护,但是仍有很高比例的青少年选择不与父母或监护人交流,可能出于受到惩罚、让父母担心等顾虑,从而增加了潜在的网络风险。


四、父母监管难以全面周密真诚沟通最为有效


从父母监管力度来看,只有14.76%的青少年表示父母知道自己上网做什么,另有44.40%的青少年表示父母大部分知道自己上网做什么,而还有33.87%的青少年表示父母“知道一点”,6.97%的青少年表示父母完全不知道自己上网做什么。可见即使再周密的监管,对于孩子的上网活动也难以完全掌握。


不同居住类型对父母知晓青少年网络活动的程度有显著影响。没有和父母及其他监护人居住的青少年中,家长完全知道孩子网络行为的比例只有9.59%,而完全不知道的比例高达22.93%;与之相对应的是,和父母居住在一起的青少年中,家长完全知道孩子网络行为的比例为15.39%,而完全不知道的比例只有5.14%,两者相差悬殊,说明父母陪伴对青少年网络行为的影响非常大。


从父母监管手段来看,86.55%的未成年人表示父母限制他们什么时候上网或者上网多长时间。从监管效果来看,62.77%的青少年表示会听从(或部分听从)父母关于上网的教育和限制,而37.23%表示不会听从。


在听从父母关于上网的教育和限制的未成年人样本中,74.68%的未成年人认为父母讲得有道理,57.29%的未成年人认为父母会尊重自己的选择,25.62%的未成年人认为父母说的都是对的;有的父母采取奖励和鼓励的措施,规范孩子的上网行为,从而得到孩子的认同,由于激励措施而服从父母上网管制的未成年人比例为19.76%。但也有部分未成年人迫于压力不得不服从,27.81%的未成年人服从父母网络监管的理由是因为父母的严厉管教(见表17)。


微信图片_20181226103702

17 未成年人听从父母监管网络的原因 单位:%


不听从父母关于上网教育和限制的青少年中,49.43%的理由是自己控制不了自己,分别有37.93%36.78%的理由是父母不尊重自己,管理方式粗暴,以及父母无法用道理说服自己。也有青少年提到不听从管制和教育的理由是父母自己也玩就不应该限制自己,占到39.89%,这其实反映了父母的榜样效应,父母自己无法做到以身作则就很难在对孩子的教育中发挥说服作用(见表18)。


微信图片_20181226103705

18 青少年不听从父母监管网络的原因 单位:%


调研中我们也发现家长对孩子互联网教育的一些经验,总结下来,既要做好保护性教育,也要做好引导性教育,最重要的是要与孩子耐心、真诚的沟通。


标签: 社会学
上一篇: 新书速递 | 《改革开放与中国县域发展(上、中、下)...
下一篇: 李扬:必须要高度重视债务问题|经济蓝皮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