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中心 > 社会政法

博弈与规则:网络空间会是下一个战场吗?

微信图片_20181120173354

徐培喜/

68.00元/2018年11月出版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ISBN: 978-7-5201-3434-7


作者简介


徐培喜,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传媒大学博士、芬兰坦佩雷大学副博士,主要研究领域为互联网政策、网络安全、国际传播,已出版Global Communication Debates from NWICO to WSIS(芬兰坦佩雷大学出版社)《全球传播政策:从传统媒介到互联网》(清华大学出版社)两本专著。


内容简介


本书记叙了网络空间国际规则谈判的起源、分歧及走向,梳理了多个分歧点,涉及沿用旧法与制定新法、网络安全漏洞治理、动网和动武关系、网络空间与新战场、网络间谍活动、互联网基础架构、金融机构和金融数据、社交媒体和政治稳定、人工智能和杀手机器人等多个主题。


网络空间国际规则谈判既繁荣活跃,又充满挫折。一方面,这个领域充满活力,各种机制不断诞生,各种倡议层出不穷。塔林、海牙、日内瓦、乌镇、华盛顿、莫斯科、特拉维夫、新德里、新加坡等多个城市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治理话语生产基地。有些倡议已经获得较大范围的认可。另一方面,谈判走入深水区,各国各方在关键议题上存在深刻分歧。在各国国内,不同部门和主体之间的观点分歧丝毫不弱于国际分歧。本书试图勾勒不同主题领域内的谈判走向。


精彩试读


在对全球信息空间的未来愿景和治理原则问题上,各国看法不同。俄罗斯致力于维护信息空间的和平,防止信息领域的军备竞赛。我们认为,不管是在虚拟空间,还是在现实世界,不诉诸武力都是绝对真理。在任何情况下,信息空间都不能变成另一个战场。我们深信,在这个领域,必须建立一个公正、平等的世界秩序,兼顾所有国家的利益,不论技术实力的强弱。国际信息安全体系必须平等保障所有国家的安全,保护弱者的安全,而非任由强者欺凌弱者。在GGE谈判中,俄罗斯认为必须防止数字领域的冲突,必须去军事化,必须建立不动用武力、尊重国家主权、不干涉别国内政、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原则。


2018年4月5日,在俄罗斯瓦尔代辩论俱乐部(Valdai Discussion Club) 组织的“网络空间信息战:真真假假、半真半假和现实”(Informational Warfare on the Cyber Sphere: Fake, Semi-Fake, and Reality)专家会上,克鲁茨基赫和美国东西方研究所高级副总裁麦康纳(Bruce W. McConnell)进行了一场经典辩论,该辩论最能体现俄罗斯和美国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歧。


美国东西方研究所高级副总裁麦康纳表示:“在网络武器领域,人们会继续使用网络武器,网络武器使用方便,研发成本低,是一种现成的武器,但是,跟所有其他武器一样,应该对它们进行控制。控制它们的方式之一就是考察行动造成的后果。在冲突中,一个国家可以使用网络武器攻击另一个国家,但应该控制攻击范围,不能毁掉互联网,我们可以先就这些规则达成一致。”


俄罗斯国际合作与信息安全总统特使克鲁茨基赫马上反驳:“我完全反对布鲁斯的观点。什么是网络武器?什么是网络战?哪些国家在使用网络武器?在使用什么网络武器?《联合国宪章》并没有给出网络武器的定义。我们反对暴力统治。不能由最强者决定规则。不能由最强者制定道德律令。对于那些身体强壮的人来说,他们不需要在口袋里装一把刀。他们会提议,让我们赤手空拳地搏斗,不使用任何工具。但是弱者怎么办?他们身体孱弱,他们不会赞成禁止用刀的规则,他们不需要这种规则。网络空间体现了同样的道理。在网络空间中,我们反对大国独裁。布鲁斯告诉我们,各国可以使用网络武器,可以用于军事用途,可以将网络技术用于好战行动,我对此强烈反对,我们要避免使用任何网络武器。我们已经禁止了化学武器,禁止了生物武器,现在就禁止网络武器,尚为时不晚。莫斯科和华盛顿应该支持将网络空间用于和平目的。各国都应该携起手来这样做。可惜,虽然我们曾经前后三次(作者注:2010年、2013年、2015年)跟美国达成和平使用网络空间的共识,并将其写入了联合国的报告。但是,有人改变了主意,将谈判带入歧途。”


七十七国集团+中国(Group 77 and China)、不结盟运动国家(Non-Aligned Movement)、发展中国家旗帜鲜明地指出,网络空间作为一个新战场是一件不正常的行为,网络空间武装化和军事化是在西方国家的领导下进行的,本身就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国家行为,网络空间应该提倡一种新逻辑、新思维,避免走向武装化、军事化,防止出现新的军备竞赛,认为这才应该是UN GGE辩论的出发点。如果背离了这个出发点,转而制定作战规则,那就是“缘木求鱼”,违背初衷,反而赋予了网络空间作为新战场的合法性,间接推动网络空间军事化。


七十七国集团+中国、不结盟运动国家大都从发展视角与经济视角来看待信息传播技术,认为网络空间不应该有冲突。印度尼西亚常驻联合国代表伊斯诺马(Kamapradipta Isnoma)在代表不结盟运动国家发言时表示,各国要加强努力,捍卫网络空间,防止其成为冲突的角斗场,确保和平使用,助力社会和经济发展。


中国的观点主要体现在两个战略上。2016年12月27日,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国家网络空间安全战略》,强调认为:“各国应遵守《联合国宪章》关于不得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的原则,防止信息技术被用于与维护国际安全与稳定相悖的目的,共同抵制网络空间军备竞赛、防范网络空间冲突。”


2017年3月1日,中国外交部和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共同发布《网络空间国际合作战略》,明确表示:“网络空间加强军备、强化威慑的倾向不利于国际安全与战略互信。中国致力于推动各方切实遵守和平解决争端、不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等国际关系基本准则……防止网络空间成为新的战场。”这种措辞恰能表达中国和许多发展中国家的诉求,在根本意义上是为了禁止国与国之间的网络战,是对《联合国宪章》第2(4)条在网络空间适用性上的准确阐释。该条款认为:“各会员国在其国际关系上不得使用威胁或武力,或以与联合国宗旨不符之任何其他方法,侵害任何会员国或国家之领土完整或政治独立。”


目录摘编


第一章 简介

第二章 UN GGE成员国数量的扩张

第三章 沿用旧法与制定新法

第四章 网络安全漏洞治理

第五章 “动网”与“动武”

第六章 网络空间与新战场

第七章 网络间谍活动的行为与目的

第八章 渗透互联网“公共核心”的行为与后果

第九章 维护全球金融系统稳定

第十章 社交媒体与政治稳定

第十一章 人工智能与LAWS

第十二章 网络攻击溯源机制与原则

第十三章 网络威慑论与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第十四章 要点与结论


标签: 国际关系
上一篇: 报告精读 | 北极蓝皮书:北极地区发展报告(2017)
下一篇: 国有企业党建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