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最新动态

拜占庭帝国大战略 | 史上寿命最长帝国的生存之道

b62b846786709a2edfbbfda9e5c4b782

作者:[]爱德华•N.勒特韦克

译者:陈定定 王悠 李希瑞

出版时间:201810

定价:88.00

ISBN978-7-5201-3170-4

精装

品牌: 思想会(Mind Talk


编辑推荐


本书既有宏观治国方略的探讨,也不乏精微的细节描述。在作者笔下,拜占庭帝国的历史,是名副其实“在斗争中求生存”的历史。只不过,拜占庭所依赖的“斗争”,更多是指情报和外交斗争,是以一种隐秘且代价较小的方式进行。那种需要不停在战场上刀兵相见,殊死拼杀,通过展现军事实力来获取胜利的斗争,并非拜占庭战略的核心关切。遭遇敌人时,拜占庭人的一贯宗旨是,能谈绝不打,能打小仗绝不打大仗,能迂回绝不硬扛,否则划不来。原因是,今天的敌人,很可能就是明天的朋友。于是劝说、贿赂、欺诈……一切外交工具都用上了;离间、伏击、谋杀......所有非常手段都没落下。如作者所言,探究拜占庭帝国的大战略,其实是探究它的战略文化。


当然,拜占庭帝国的战略文化与其所处的客观地理环境,及其所面对的外部世界,甚至其国运的起伏均密不可分。新战略产生于狄奥多西二世统治时期,匈奴人的大兵压境迫使其转变策略,外交第一代替武力第一;虽然查士丁尼大帝又重新举起刀剑,但不过昙花一现,拜占庭式以外交为主,武力为辅的新战略已经不可逆转。到7世纪时,这一战略最终完全形成。诚如作者所言,帝国的军队和舰队可以被敌人打败,但敌人不能打败帝国宏伟的战略。这就是拜占庭帝国如此坚韧的原因,它的核心力量是无形的,不会受到直接攻击的影响。


本书赞誉


如果美国人能够从勒特韦克的精良著作中学到至关重要的一课,那就是运用拜占庭的方略,这样才永不会陷入拜占庭式的困境。

——约书亚·特雷维诺(Joshua Trevino

《新账簿》(The New Ledger


对该领域的深刻了解,对原始资料和二手文献的全面掌握,雅俗共赏又妙趣横生的写作风格。

——彼得·B.戈尔登(Peter B.Golden

罗格斯大学


勒特韦克的语言天赋,他的学术功底,他的独特风格,使本书大获成功。

——格伦·鲍尔索克(Glen Bowersock

《伦敦书评》


拜占庭的国家安全战略一览无余地呈现在作者笔下,生动易读,对当代军人和政策制定者均有启发。


——盖里·安德森(Gary Anderson

《华盛顿时报》


试读


拜占庭战略产生于公元395年,罗马帝国政府被狄奧多西一世(Theodosius Ⅰ)的两个儿子分裂成两部分——西部给了霍诺里乌斯(Honorius),东部给了他的兄弟阿卡迪欧斯(Arkadios),那时候几乎没有人预言,这本属于同一国家的两部分会面临截然不同的命运。起先,日耳曼军官们打着捍卫领土的旗号进入西罗马,接着开始了军阀统治,后来发展成越来越多的日耳曼人移民进入西罗马,西罗马帝国政府也开始失去它的统治效力。最后,无论是不是西罗马帝国的意愿,日耳曼人的大量入侵,最终使帝国变得支离破碎,逐渐失去财政税收,也丧失了领土控制权以及罗马帝国的政治身份,到公元47694日,最后一代帝国领袖罗穆卢斯·奥古斯都(Romulus Augustus)的退位,也仅仅是例行公事而已。入侵者开始在当地定居下来,甚至出现文化融合的插曲。但是这样一种几近和平的移民、温和且良性的向晚期古典时代过渡的观点,显然与日耳曼人对西罗马物质社会和文明教育的暴力摧毁这一事实相矛盾,所造成的毁灭经过1000年的时间才得以恢复。


君士坦丁堡统治下的东罗马帝国的命运与西罗马帝国截然不同。依据现代习惯,我们称之为拜占庭帝国,尽管这是古罗马人对其统治者和臣民的称呼,但早期居民几乎不认同边缘的“拜占庭”,这是一个古老的希腊城市,直到公元330年,君士坦丁(Constantine)才把它变成了罗马帝国的首都——更名为君士坦丁堡,建立了新的东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在5世纪最严峻的危机(该危机毁掉了它的西部伙伴)中击败了日耳曼军阀,并击败了匈奴人,从而建立起了一种新的大战略,保守估计,借助这一战略,拜占庭帝国连续抵御入侵者的进犯浪潮,长达800多年。


东罗马帝国一次又一次地遭到新老敌人的攻击,这些敌人来自浩瀚的欧亚大草原、伊朗高原、地中海海岸,还有7世纪被伊斯兰文明统治的美索不达米亚地区,最后,帝国还要承受来自复兴的欧洲敌人的攻击。然而拜占庭帝国并没有在战败中崩溃,直到1204年的十字军东征,才导致君士坦丁堡被占领。随后,拜占庭有小范围的复兴,但在1453年,它受到奥斯曼帝国的重创最终覆灭。


强大的军事力量足以为罗马帝国提供充足的安全保障,当时的罗马帝国仍然是一个完整、繁荣的国家,它涵盖了地中海周围所有的土地,并延伸到了整个地中海之外的陆地深处。温和的征税和自愿征兵制度足以支持帝国舰队和三十多万人的军队在边防要塞和军团驻地进行持续的训练,精锐骑兵部队(Vexillationes)可以集结成野战军,以遏制罕见的内部叛乱或打击外来入侵者。但在3世纪以前,罗马人很少需要通过战斗来获得战略优势。


在每一个边省,那里繁荣的都市以及粮仓,无不吸引着邻国的关注。与其在贫瘠的和平中度过,这些邻国更乐意对罗马开展残酷的掠夺和洗劫。而罗马帝国在军事力量的巅峰时期,可以随心所欲地选择对它们采取简单的军事威慑或军事报复。调动野战军是用于军事威慑,部署在边境地带的卫戍部队则是用于军事报复,旨在进行积极的抵御,即使在我们时代的前两个世纪,这两种形式也一直在持续。后来,当莱茵河和多瑙河以外的新旧敌人合并成强大的军团联盟,东方强大的萨珊波斯帝国(Sasanian Persia)取代了较弱的帕提亚帝国(Arsacid Parthia)时,罗马军队仍然强大到足以有效遏制它们,并采取了新的深入防御战略。


拜占庭人从来没有这么强大过。在395年,帝国的行政区划——当时还不是政治分裂状态,因为两个兄弟共同统治了两个地区——遵循了罗马帝国皇帝戴克里先(Diocletian284~305年在位)第一次确立的东、西分界线,将整个地中海盆地分割成几乎相等的两部分。这是一个整洁的划分,但它将东罗马帝国划分为三个不3同的地区,位于三个不同的大陆。在欧洲,东部边界由默西亚省(Moesia)和普拉瓦莱塔尼亚省(Praevalitania,现在位于塞尔维亚和阿尔巴尼亚)标记,也包括现代的马其顿、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的黑海海岸、希腊、塞浦路斯和欧洲部分的土耳其——古代色雷斯(Thrace)——与君士坦丁堡本身。在亚洲,帝国领土包括广阔的安纳托利亚半岛(现为亚洲部分的土耳其)、叙利亚、约旦、以色列,以及伊拉克北部美索不达米亚和奥斯鲁尼省(Osrhoene)的一部分。在北非,帝国占领了埃及的省份,到达了西巴伊斯(Thebais)的尼罗河,以及现代利比亚的东部,由上利比亚和下利比亚,也就是早期的昔兰尼加(Cyrenaica)组成。


肥沃的土地、丰厚的税收是东罗马帝国第一代统治者阿卡迪欧斯(Arkadios395~408年在位)的政治遗产。出口粮食的埃及和富饶的沿海安纳托利亚平原尤其珍贵,而且只有巴尔干地区才受到哥特人、波斯人和匈奴人的袭击和入侵。


但是从战略角度来看,与西罗马帝国相比,东罗马帝国处于极度的劣势。


在它漫长的东部边疆,从高加索到幼发拉底河约有500英里,它仍然必须面对持久以来一直咄咄逼人的伊朗萨珊波斯帝国。长期以来,萨珊波斯一直是帝国最危险的敌人——但帝国再也不能从西方的敌人中召唤增援。最近有人认为罗马人怀有伊朗“阴影”,这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3年他们在卡莱战役中可耻的失败,而在现实中,萨珊波斯人并不是扩张主义者。也许是这样,但是他们的统治者自称为“阿兰人和非阿兰人共同的国王”(ahan ah Eran u Aneran),仅伊朗部分就包括波斯、帕提亚、胡齐斯坦、马桑、叙利亚、阿迪拜内、阿拉伯、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格鲁吉亚、白俄罗斯、巴勒斯坦、帕莱斯瓦尔、米底亚、戈尔甘、梅尔夫、赫兰、阿巴萨尔、克尔曼、锡斯坦、图兰、马克兰、库桑沙尔、喀什、索迪亚纳和塔什干的山脉,以及海洋另一边的阿曼。因此,拜占庭帝国的一些领土、重要的拜占庭属地、亚美尼亚附庸国和中亚领土均包含其中,拜占庭人当然从未统治过上述领土,但他们在这些领土上有着重要的战略利益,特别是一些坚定的盟友。


东北部的局势几乎同样糟糕。拜占庭人不得不保卫多瑙河边境,以抵御欧亚大草原接连而至的入侵者——匈奴人、阿瓦尔人(Avars)、欧诺古尔人(Onogurs)、布勒加尔人(Bulghars)、马扎尔人(Magyars)、佩切涅格人(Pechenegs),最后还有库曼人(Cumans)——他们的弓箭手比在莱茵河边境上的日耳曼敌人4更危险。即使如此,可畏的哥特人(Goths)还是从匈奴人的进攻中逃过一劫——那是在阿提拉把匈奴人的部落联合起来,并纳入了许多外国臣民如阿兰人(Alans)、格皮德人(Gepids)、赫鲁利人(Heruli)、鲁吉人(Rugi)、西里人(Sciri)、苏维汇人(Suevi)之前。


东罗马帝国也没有如西罗马帝国般的安全腹地:当时出口大量粮食的北非肥沃沿海地区,被比利牛斯山脉保护的整个伊比利亚半岛,远离危险的莱茵河的高卢南部省份,以及被阿尔卑斯山的自然屏障所保护的意大利本身。东罗马帝国的地理位置非常不同:除了埃及和利比亚东部,它的大部分领土都存在边境威胁,且没有足够的战略纵深。即使是保护君士坦丁堡免受来自东部陆地入侵的安纳托利亚,其大部分土地也坐落在地中海和黑海沿岸的海岸地带,而这两个地方均要面对来自海上的袭击。


由于有更强大的敌人和不太有利的地理位置,东罗马帝国无疑是两者中比较脆弱的。


然而,在5世纪逐渐消亡的却是西罗马帝国。从本质上讲,拜占庭帝国比西罗马帝国大得多,是因为它的统治者能够设计新的策略来对付新旧敌人,进而从战略上适应不利环境。几个世纪以来,陆军和海军,以及维持它们生存的极其重要的税收官僚系统,与皇帝及其所有官僚机构一起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与过去统一的罗马帝国相比,其总体战略行为有着明显的连续性。拜占庭帝国不太依赖军事力量,而是更多地依靠各种形式的“劝说”——招募盟友,劝阻敌人,诱使潜在的敌人互相攻击。此外,拜占庭人在战斗时,与其说倾向于消灭敌人,不如说是遏制敌人,这既是为了保护自身的力量,也是因为他们知道今天的敌人可能是明天的盟友。


5世纪初,在最小的军事力量和最大的劝说能力的影响下,阿提拉领导下的匈奴人的巨大力量发生变化,他们开始向西进攻——甚至在800年后仍然如此:1282年,当强大的查尔斯·德·安茹(Charles dAnjou)准备从意大利入侵君士坦丁堡时,他突然被西西里岛的失败所困,而这是皇帝迈克尔八世(Michael Palaiologos1259~1282年在位)、遥远的阿拉贡国王彼得三世(Peter )5策划者乔瓦尼·达·普罗卡(Giovanni Da Procida)之间的一次成功阴谋的结果。迈克尔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如果我们说是上帝给予了西西里人现在享有的自由,但请相信是我们把自由带来的,除了严肃的真理,我们什么都不讲。”


因此,东罗马帝国如史诗般的存在,是由其独特的、成功的战略所造就的。这不仅仅是一次次战役的胜利——没有任何幸运的胜利可以持续8个世纪之久。事实上,帝国遭受了许多失败,有些甚至是灾难性的。帝国的大部分领土曾多次被入侵者占领。从其330年成立到1204年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对其造成的毁灭性沦陷,君士坦丁堡本身也曾多次被围攻。之后拜占庭帝国逐渐衰落,最终于1453年覆灭。




思想会


“思想会”品牌的宗旨是出版经典、前沿,具思想深度,富大众趣味的人文社科类图书。


出版计划


1.拜占庭帝国大战略

  [] 爱德华·N.勒特韦克(Edward N. Luttwak/ 陈定定 李希 /

2.古罗马的日常生活:奇闻和秘史

  [] 阿贝尔托·安杰拉(Alberto Angela/ 廖素珊/

3. 幽灵帝国:通往君士坦丁堡的传奇旅程

  []理查德·菲德勒(Richard Fidler/ 洪琛/

4.经济情操论:亚当·斯密、孔多塞与启蒙运动

  [] 艾玛·罗斯柴尔德(Emma Rothschild/ 赵劲松 别曼/

5.葡萄酒经济学

  [] -玛丽·卡德拜(Jean-Marie Cardebat/ 范郑杰/

6.承包商与君主:公共水设施的创建

  [] 克里斯托弗•德福莱伊(Christophe Defeuilley/

  唐俊 孙超 刘青玫 郭霞/

7. 神圣的欢爱:性、神话与女性肉体的政治学

  [] 理安·艾斯勒(Riane Eisler/ 黄觉 黄棣光/

8. 历史的风景:历史学家如何描绘过去

  [] 约翰·加迪斯(John Gaddis/

9. 美国财富百年

  [] 爱德华·N. 沃尔夫(Edward N. Wolff/ 徐飞/

10. 英美霸权转移

  [] 科里·沙克(Kori Schake/

11. 怀柔远人:马嘎尔尼使华的中英礼仪冲突

  [] 何伟亚(James L. Hevia/ 刘天路 邓红风/

12. 思想光谱:西方思潮左与右

  [] 佩里·安德森(perry Anderson/


标签: 世界历史
上一篇: 第四期皮书研创高级研修班开始报名
下一篇: 新书推荐 | 《当代中国公民参政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