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最新动态

新书速递 | 甲骨文《亢奋战: 纳粹嗑药史》

800立体书影 亢奋战:纳粹嗑药史


亢奋战:纳粹嗑药史[] 诺曼•奥勒(Norman Ohler

强朝晖

201810月出版 / 69.00

精装 340

ISBN 978-7-5201-2806-3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甲骨文


★揭秘纳粹德国不为人知的毒品依赖史

★以崭新视角审视希特勒的职业生涯

★改编电影将由派拉蒙推出

★奥斯卡影帝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将饰演主角莫雷尔医生

★“我在德国的每一家书店都能看到《纳粹嗑药史》。”

——某旅德读者


内容简介


在这部令人瞩目的、快节奏的“新历史”里,诺曼•奥勒向我们展现了一个充斥着毒品的第三帝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德国摇身一变,成为制药巨头,诸如默克和拜耳这样的公司大量生产可卡因、鸦片类制剂,以及最重要的甲基苯丙胺(冰毒),提供给几乎所有德国民众——从家庭主妇,到数百万前线士兵,一路渗透到纳粹高级指挥部,特别是希特勒本人。虽然单靠毒品无法解释纳粹有毒的种族理论和二战的重大事件,但如果不考虑毒品,我们对第三帝国的理解是不完整的。


编辑推荐


本书是德国作家诺曼•奥勒第一本非虚构类作品,此前的他是一位杰出的小说家,其所撰写的《代码生成器》《中心》《黄金之城》以及诸多剧本颇受好评。本书的研究及撰写时间长达五年,其间作者亲赴德国和美国各处档案馆查阅史料,并通过挖掘获得了大量第一手资料,从而写出了这一本极为有趣且开阔视野的好书。


关于第三帝国的嗑药问题,人们迄今所知寥寥,诺曼•奥勒的研究对象,是所有与纳粹政权相关的话题中,迄今未曾得到足够重视的一个维度:兴奋剂(或叫毒品)滥用以及对纳粹社会造成的影响。奥勒在写作中查阅了大量以往未公开的档案和史料,走访了众多战争亲历者、军事史学家和医学专家,并最终完成了这部内容震憾、论述严谨的著作。


作者简介


诺曼•奥勒,1970年生,德国知名小说家、编剧和记者。《代码生成器》《中心》和《黄金之城》是其知名的“城市三部曲”。他参与编剧的《帕勒莫枪击案》被提名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本书是奥勒的第一部非虚构类作品,研究及编写时间长达五年,其间他亲赴德国和美国各处档案馆查阅史料,深入挖掘并获得了大量第一手资料。


本书获誉

一部颠覆认知之作。

—— 汉斯•蒙森


近年来最有趣的书籍之一。

——《法兰克福汇报》


诺曼•奥勒的《亢奋战》不仅是极为出色的研究纳粹时期的作品,也是一部令人印象深刻的1918~1945年的德国药物成瘾史和道德史……

——德国《每日镜报》

  一本极其出色的书。

——奥地利《标准报》

奥勒这部作品的力量不仅在于他深入挖掘的、大量的珍贵文件,以及他随内容附上档案图片,还在于他对于人物的研究……奥勒有效地捕捉到了希特勒对其私人医生可怜的依赖,和二者间诡异的亲密关系……《亢奋战》挑拨着阅读者的神经。

——《纽约时报书评》

一部以崭新视角审视希特勒职业生涯的启示性作品。《亢奋战:纳粹嗑药史》是一部关注了一个被忽视的主题的,洞察力极其出色的罕见作品。这个主题甚至也被历史学家所忽视。

——《旧金山纪事报》


精彩目录


产品说明书(代序)


第一部分大众毒品——甲基苯丙胺(1933~1938年)

绝命毒师:帝都的毒品作坊

19世纪的前奏曲:原始毒品

德国——毒品之国

化学的1920年代

权力转换就是换一种药方

为种族政策服务的反毒品政策

选帝侯大街上的名医

为“病人A”调配的针剂鸡尾酒

全民嗑药


第二部分“嗑药的胜利!”——闪电战就是冰毒战(1939~1941年)

取证:弗莱堡,联邦军事档案馆

德意志军队找到了德意志毒品

从黑面包到补脑剂

机器人

倦怠期

摩登时代

时间就是战争

“要大刀阔斧,不要小打小闹”

时间就是毒品

冰毒之狐

希特勒不相信闪电战

敦刻尔克停止进军命令——药理学解释

国防军的毒贩

战争与维生素

飞得更“High”

风靡海外


第三部分“嗑药的元首!”——病人A和他的私人医生(1941~1944年)

寻访之旅:华盛顿,国家档案馆

地堡性格

东线之困

一位军医的回忆

狼人星球

乌克兰屠宰场

药物“X”与走火入魔

优可达之瘾

毒品中转站:纳粹情报机关

“病人B”

刺杀事件以及药理学后果

可卡因来了!

“快速球”

医生之战

自我隔绝

超级工事

“拉锁”

罪责问题


第四部分最后一搏——血与毒(1944~1945年)

当地时间:慕尼黑,联邦国防军卫生学院

奇迹毒品寻踪

前往萨克森豪森的公务之旅

药片巡逻队

真实的末日

洗脑

毒品的黄昏

最后出口——元首地堡

解雇

夺命之毒

莫雷尔的“内爆”

千古之辩

致谢

纳粹主义与政治现实性的丧失


试读

中文版序


我最初的打算是写一本关于纳粹和毒品的小说。但是,当我开始为写作做调研时,我才发现,史实本身远比虚构更有趣。于是我决定改变计划,写作一本非虚构作品。身为一名小说家,这个决定对我来说,仿佛纵身跃入一池冷水,或只身闯入一片陌生的山林。然而,这一点恰恰是令我着迷之处。如今,得知自己的研究成果能有幸与中国读者见面,我感觉分外高兴。随着我们所处的不同社会制度之间的关系不断拉近,交流的重要性日益凸显,特别是那些容易被忽视的与政治相关的原则性问题,更应当成为各方交流的内容。


本书探讨的主题是毒品在某种特定政治体制下所扮演的角色,但其实在世界上的许多地方,我们都可以观察到类似的现象。对所谓“管制药物”的监管是一种有效的权力手段。执政者通过这种方式来调控,哪些用于刺激大脑的药物是合法的,哪些是违法的。这种调控并不是以科学认知为根据,而是出于意识形态的考虑。受美国发动的禁毒战的影响,毒品研究迄今仍然停留于初始阶段。对于那些能够让我们变得更聪明、更敏感的药物,我们无权了解,更无权服用;相反,那些可以把我们变成工作和战斗机器的药物,只要凭处方便可以在药店买到。


当然,在德国的例子中最有意思的是,纳粹一直努力在外界面前为自己打造一副清白形象。


墨索里尼对法西斯主义的原始定义是:“法西斯主义应该被称为社团主义才更为正确,因为它结合了国家和社团的力量。”在今天人类建立的庞大世界共同体中,我们应当时刻保持警觉,及早发现和遏止一切仿效法西斯主义的苗头。


《亢奋战》讲述的这段历史会让我们发现,中国人自己也曾有过类似的经历:一个政治体制试图通过对某种强效物质的控制,来行使自己的权力,就像英帝国为了满足自身的殖民经济利益,以武力逼迫清朝接受鸦片进口一样。


值得一提的是,我最初接触到这个严肃的题目纯粹是出于偶然。有一天,柏林一位名叫亚历克斯•克莱默(Alex Kraemer)的DJ给我讲了这样一段故事:一位古董商发现了一些20世纪30年代遗留下来的甲基苯丙胺药片,他尝试后发现,这种药具有很强的兴奋作用。


对一个独裁体制而言,既然有这样的药物存在,那么何不在某个需要的时刻利用它,为受其摆布的民众“提神”,以让他们更好地为自己服务呢?


这自然引发了一个疑问——为什么这个问题一直为学界所忽视呢?或许是因为这段历史有价值的地方太多,故而不能将它全部交由历史学家去研究。汉斯•蒙森表示,这种历史“琐事”令他深感震惊。可是,这些真的只是“琐事”吗?对于写作者来说,了解其笔下人物的“前额叶皮质状态”难道不是最要紧的事情吗?


我在写作中感觉最快乐的,并不仅仅是在档案馆度过的五年所得到的种种收获,而是这项工作让在此之前我因整日在柏林泡吧而以为荒废的十年,突然重新找回了意义,因为这段经历同样也是创作体验的一部分。而且正是在那家名为“幻想家俱乐部”(Club der Visionare)的酒吧里,我遇到了亚历克斯。因此,我由衷地希望,您在阅读这本真正意义上的反法西斯主义作品时获得的乐趣,和写作它带给我的快乐一样多。


诺曼•奥勒

2018年9月5日于柏林


标签: 世界历史
上一篇: 新书速递 | 《博物馆窜行记》
下一篇: 2018年第一辑 | 廉政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