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STORIES

邬书林:我对皮书的几点看法

作者:邬书林 来源:社科文献 时间:2017-07-26
分享到:

社科文献从初创逐步发展到今天,其间经历了若干阶段。这30年来,社科文献每10年就有一次重要进展,尤其是近十几年,取得了重大进展:不管是出版社的影响力,还是若干图书的集中度;不管是图书质量的管理,还是队伍建设,都上了一个大的台阶。社科文献出版人有一个很好的、值得出版界学习的品质,就是把整个出版工作水平的提高,作为自己的责任。谢寿光社长这几年在出版学术水平的提高方面,在出版规范、公共事务、国际交往方面,都做得很好。所以这30年,尤其是这十几年皮书成长的过程,也很好地把出版单位的水平大大提升了,而且社科文献无论是改革、发展、管理还是做皮书出版等一系列工作,可圈可点的地方非常多。我想重点从皮书的角度来谈一谈自己的看法。

首先,经过20多年的发展,特别是近15年的发展,我们国家皮书的整体研创水平和出版水平都上了一个很大的台阶。从品种上讲,20年来,我们的品种已经从过去的两三种增长到现在的一千种,稳定出版的有五六百种。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皮书研究和出版的集中度有所提升,这是体现我们皮书出版水平和研创水平的重要指标。现在社科文献每年出版皮书300多种,占全国经常性出版的皮书总量的60%以上,集中度非常高。集中度的提高,表明出版水平的提高。你看国内的经济管理、外国文学方面的著作的出版,都是集中在两三家出版社,甚至一家出版社占到总出版量的60%。皮书出现了这个现象,证明社科文献的皮书研创和出版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准。所以面对这个态势,我认为重要的是,要很好地总结前20年的经验,然后坚持行之有效的机制和好的做法;同时更重要的是,能与时俱进地分析研究国家乃至世界对皮书的新要求,以及对皮书发展的期待。

其次,当今研究工作和文献资料出版工作融合的趋势非常明显。国务院发布的《中国制造2025》,里面的核心思想,就是中国要在2025年成为制造业强国,其中重大战略就是要把制造业信息的使用、支撑融合起来做,使制造业的发展、制造业强国的实现,建立在掌握最新知识、最新信息技术之上,而且要把它集中在一个平台上去运作。皮书的研创和出版工作如果能打通了做,将大有可为。因此,皮书下一个阶段的发展,应有两个战略重点。一个重点是按照文献生产的规律,提高内容生产的质量:一方面,要紧紧依靠皮书的研创队伍来提高质量,要把这个作为一个基础;另一方面,出版方要提出相应的标准,给出相应的规范,来促进研究人员提升皮书质量。另一个重点,现在信息技术的进步、通信的发达、计算机的广泛使用,对数字化文献知识和信息的收集大有裨益。在数字化的世界,信息的传播是快速的,存储也是快速的,分析也是快速的。这个时候如果不跟上数字化这个潮流,不能够很好地运用数字化的工具,皮书是难以提高质量的。

在2015年的皮书年会上,我提出了“四化”的看法。一是数字化。因为现在世界上先进的专业出版都是数字化的,科学研究过程的资料、信息主要是数字化的,知识的存储、使用、分析也是数字化的,你不跟上这个,你就落后了。二是平台化,指的是把研究者、出版者、读者和社会需求集中在一个平台上讨论,大家可以随时掌握信息,你要不用这个平台,不善于把各方面意见及时地掌握好,你将大大落后。三是工具化。现在关于资料的搜取、分析和发布的工具,每天都在增加,许多工作经过计算机处理是非常简单的,但如果你还用人工进行处理,不善于用工具,速度和质量都无法提高。四是协同化。现在研究对象的资料海量了,研究的问题复杂了,研究的学科多了,边界越来越模糊了,靠单个学者单打独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掌握数字化的工具,以团队的方式开展系统研究。你们看近20年来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几乎都是机构和系统获得的,像过去那样一个人获奖的可能性越来越低。

第三,要充分肯定,社科文献过去的十多年当中为提高皮书质量做出的不懈努力,这也为中国出版业的品种繁荣和质量提高做出了重大贡献。我认为你们在这个方面占领了先机,也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是可喜可贺的事情。而且我感觉到在这个过程当中,谢寿光社长和你们一批研究人员形成了非常专业化的工作理念和工作机制,这是提高皮书质量的技术性工作。在此基础上把皮书研究队伍和作者队伍更好地结合起来的话,皮书质量会有大的长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