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最新动态

过年了,农村亲戚要面子?来看看中国农村的三种“面子观”

快要过年了,在一年一度的亲戚齐聚时刻,不少年轻人却对“亲戚”群体不太感冒,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太好面子”。“面子”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本土社会心理现象,其有趣之处就在于它是理解中国人之人际交往和社会生活逻辑极好的切入口。南北方村民各自会通过怎样的方式彰显“面子”?“面子”不同表现背后的成因又是什么呢?


以下内容摘自《南北中国:中国农村区域差异研究》,本书来自著名农村社会学者贺雪峰及其研究团队。文摘选自第三部分《人情》第一篇《乡村社会面子观与面子竞争的区域差异》,作者:王德福,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博士后。


限于篇幅,文摘仅摘选了三种“面子观”的表现。至于成因本质分析,在配图中有简略介绍,预知完整分析,敬请期待本书上市~


南北中国:中国农村区域差异研究(978-7-5201-1557-5)w

(点击封面可跳转购买链接)


《南北中国:中国农村区域差异研究》

贺雪峰等著

2017年12月出版

社科文献出版社


我们在多年的农村田野调查中,逐步形成了对中国农村区域差异的认识。按照我们的划分,全国主要农村地区存在南、北、中的差异,三种类型面子观在不同区域的乡村社会中具有不同的主导类型,成为村落成员评价“最有面子”的主要标准,其他面子观则对人们的面子行为起着辅助性与补充性的引导和刺激作用。



(一)外显性面子观是华北农村的主导性面子观,尤其在黄淮海平原农村最为明显。

华北

华北农民竞争最激烈的面子体现在建房和红白事的仪式上。到华北农村调查,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村庄中漂亮高大的房子与农民简朴的饮食之间的反差,华北农民将建一栋漂亮的房子视为最重要的人生任务之一。


自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华北农村就普遍掀起建房热潮,房子的样式也在随着时代变化而不断翻新,高度不断增加,甚至高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华北农民为了建房子可谓不惜血本,为了建房子不得不节衣缩食,降低自己的物质生活标准。在农民看来,吃得好是不会过日子的表现,吃什么是个人的事情,关起门来吃香的喝辣的犹如锦衣夜行,有本事的人不是吃得好,而是能够建上好房子。


与建房竞争类似,华北农村在红白喜事的仪式上也呈现激烈的竞争。村民之间甚至在举办仪式活动上打擂台,这家请了一台戏,那家就请两台戏,如果恰巧两家办事赶在同一天,就会互相较劲,互不相让,哪家吸引到的观众多,哪家才算胜利,才更有面子。红白喜事的仪式竞争近年来已经发展到非常荒诞的程度,那就是丧事上跳起脱衣舞,演唱欢快甚至低俗的流行歌曲。与建房一样,红白喜事的仪式性消费也成为华北农民的沉重负担,这在学者看来已经近乎非理性的竞争行为,在农民看来却是理所当然,“你说自己好那不是好,心里还不踏实,只有外面的人都说你好,你才觉得好。人都是爱面子的”(河南西村,2011年7月),要让别人说好,就是要在这两件最重要的事情上表现出自己的实力,证明自己生活过得好,这样才能在村庄中获得面子。有研究表明,华北农民历史上就非常在乎不惜以超经济实力甚至非理性的方式来追逐“面子”、“声誉”。



(二)社交性面子观是中部农村主导性的面子观,在两湖平原和川渝地区等皆有表现。

中部

在这些农村地区较少见到村民像华北农民那样节衣缩食建造房屋,相反,中部农民宁可住在低矮破旧的房子里,也不会降低自己的物质生活标准,他们更愿意在资源分配上向生活享受倾斜。当然,这不是说中部农村的农民不建房或者不存在建房竞争,而是说房子并不构成面子评价的主要标识物。这些村庄面子竞争的第一个直观表现就是社交场合的各种展示。比如,中部农村的女性要比南方和北方的农村妇女更热衷于穿衣打扮,中年妇女涂脂抹粉、穿金戴银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而在北方这种打扮的妇女是要被批评为“败家娘们儿”的。在东北农村,五六十岁的中老年妇女同样热衷于投身到“比美”当中,而能否让自己的妻子穿得好、打扮得漂亮以及悠闲享受,甚至已经成为当地评价男性能力的关键指标。这种面子竞争与日常生活紧密关联在一起,使得当地农民生活水平向城市的高标准看齐,这给假冒伪劣商品进村提供了内在需求。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旺盛的现代化需求恐怕难免被不法商家利用。

面子竞争的另一个表现是社交场合特别多,除了打牌等娱乐活动,办酒更是普遍。本来,办酒只会出现在重大人生事件(比如红白喜事、盖房搬家)的场合,具有相当的严肃性。迄今为止,在南方和华北农村仍是如此。华北农村的某些仪式虽然出现了竞争异化,但办酒明目并没有乱。中部农村在办酒明目上进行了频繁的突破。除了红白喜事等生命仪礼外,还有考学、参军、做生等,甚至出现了“三年不做事就要亏本”的说法,异化非常严重。


社交性面子主导的村庄中,村民之间都保持着表面上的和气,谁都不愿意主动得罪别人,你好我好大家好。为了维持这种关系,并且获取基本的面子,村民要将大量资源投入人情往来之中,中部农村的人情往来单位一般为村民小组,同组某家办事,所有家庭都要去赶人情,主家则要准备丰盛的宴席宴请宾朋。同华北和南方农村相比较,中部农村的人情往来负担最重、宴席规模最大、人情项目最多,一般每家每年的人情开支都达数千元,宴席规模数十乃至上百桌。虽然如此,中部农民仍然陷于其中难以自拔,哪怕两家关系很差,表面上也要和和气气,人情往来照走不误,除非有一方甘愿冒风险主动中断关系。正如农民所说,“交际面太窄的人没什么面子。在村里最重要的面子是与大家的关系处理得好,一个有关系的人就是一个有面子的人,为人说话不行、与人关系不好、交际面太窄的人没什么面子”(湖北江汉平原桥村,2012年7月)。



(三)依附性面子观是南方农村主导性的面子观,在湘赣粤闽等宗族型村庄尤为明显。

南方

许烺光曾提出“情境中心”来理解中国人的心理、行为及生活方式,并认为“一切都取决于个人是否在祖先的荫庇之下”。他还指出,生活在“祖荫下”的中国人成功后都会做三件事:荣归故里、告老还乡、报效宗族,这正是依附性面子观的典型表现。笔者以为,名实相符恰是依附性面子观区别于外显性面子和社交性面子的关键所在。宗族村庄的主导性面子来自那些为宗族利益挺身而出、为宗族增光添彩、为宗族事务主持公道的行为,而非个体的能力张扬,也就是说,即使一个人获得了财富、权力上的成功,但如果不能为宗族做出贡献,同样不能获得面子湖北大冶的通村是典型的宗族村庄,村庄中有一个据说资产上千万元的人,但此人对村庄事务不热心,村里修路只捐了两千块钱,村民对他评价都不高,原因就是“他没有为老百姓做什么贡献”。,只有积极回报家乡,才能够得到承认。即使那些为外部社会评价体系不认可的人,如果满足上述标准,同样能够赢得面子。杨华在湘南就发现一些为宗族利益挺身而出被判刑入狱的混混,反而被宗族视为英雄尊重、颂扬。


小结一下,我们将乡村社会的面子观区分为表达性、交往性和依附性三种类型,尽管三种面子观念可能并存于同一个村落中,但往往有一种类型发挥主导性作用,成为村落成员评价面子的最主要标准。


微信截图_20180207150030

标签: 农村社会学
上一篇: 真实的美国大城:下一个街角,遇到摩天楼或是贫民窟
下一篇: 过小年,迎春节 | 社科文献微店有奖小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