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最新动态

欧亚皇家狩猎史 | 一场从蛋白质开始的舞台表演


在小说《红楼梦》中,有一年大雪初霁后,贾宝玉、史湘云他们热热闹闹地烤鹿肉。这样的情景来源于作者曹雪芹的亲身经历和当时的社会现实,它也是19世纪之前,欧亚皇家狩猎史中的一个小细节。

近日,美国最负盛名的蒙古帝国史学家托马斯·爱尔森的《欧亚皇家狩猎史》出版,讲述在中东、印度、亚洲中部和中国,皇家狩猎那些鲜为人知的事情。


*文章首发于济南时报2017.10.22 版



狩猎:从解决温饱到提供蛋白质

狩猎,一度作为一个进化环节出现在人类历史发展过程中。我们熟悉的人类进化史划分,是18世纪晚期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博物学家提出的“三时代”说,即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其实在更早之前的公元前1世纪,则流行着另外一种对人类历史进化过程的描述,即狩猎阶段、游牧阶段和农耕阶段。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狩猎已经不再是人类生存的主要手段,但它依然出现在人类生活中,它是当时人们获取蛋白质的一种重要方式。狩猎获得的猎物,被制作成菜肴,为人们提供身体所需要的蛋白质。

1


在游牧社会,狩猎所得的猎物依然是游牧民族饮食的一部分,甚至是定期在帝国宫廷中才有机会享用的高级菜肴,马可·波罗就曾经讲述鸟肉在宫廷的盛行。据《欧亚皇家狩猎史》一书的介绍,11世纪,宋代派往蒙古的使者,便在当地被款待腌雉鸡、麝鹿肉等精致菜品。


游牧民族狩猎,一度让很多人不解,毕竟他们眼前就是牧群。出使到蒙古的宋朝使者徐霆曾有解释,他说,冬季是当地的狩猎季,蒙古人通常食用狩猎中捕获的猎物,以此减少屠宰羊群的数量。牧群主要是提供奶制品的,而不是用来吃肉的。

不仅仅是游牧民族,农耕民族同样对狩猎青睐有加。在18世纪到19世纪的中国,一到便于肉类长途运输的冬季,大量的鹿肉、野猪和野禽便从东北运往北京。在小说《红楼梦》第四十九回中,曹雪芹便写了大雪初霁后,贾府公子小姐们热热闹闹烤鹿肉的情节,第五十三回中,曹雪芹则写了贾府的庄头乌进孝交租,其中便有30只大鹿。达官贵人需要猎物来补充蛋白质,平民百姓同样需要。爱尔森认为,公元前221年到公元1911年这2000多年里,野兔和野鹿一直是中国农村人口饮食的重要补充部分。


2


中国之外,在印度莫卧儿帝国,当地猎人猎杀的羚羊、野兔、孔雀和鹿等也会以合适的价格售卖到印度的沿海城市。

“显然,狩猎为人类饮食提供了重要的营养成分,而这一点并未因农业——即便是高度发达的农业经济——的兴起而停滞。”托马斯·爱尔森总结。

皇家:以狩猎之名外出巡查

在欧亚大陆的皇家贵族那里,狩猎并非只是追求蛋白质那么简单,还是他们的一项重要外出巡查活动。忽必烈一生中的很多时间都花在出巡的路上,更换安营扎寨处时,会进行一场围猎。

每当皇家贵族决定出巡狩猎时,宫廷里的后勤部门都要大忙特忙。首先,要准备足够的食物,对于这个庞大队伍而言,狩猎所捕获的那点猎物是远远不够的,另外还要额外运输饮用水。最需要花费力气的则是用于安顿皇家狩猎队伍的精致宫帐,每一个宫帐都包括巨大的伞帐、地毯、灯火等。16世纪,印度莫卧儿帝国阿克巴大帝出巡狩猎时,每个宫帐需要配备100头大象、500匹骆驼、400辆马车、100名脚夫、500名士兵。


3

阿克巴狩猎图


这样的数字让今天的人感到夸张,但它们并非最夸张的。一些皇家贵族会为了将一个狩猎场与另一个狩猎场连接起来而大修路网工程。在8世纪的阿拉伯帝国,统治者为了将自己在法拉哈巴德的狩猎场同其他地区的城市连接起来,花费多年时间在里海沿岸的沼泽地上修建了许多石桥和堤道。对他们来说,狩猎是一种王权的象征,也被赋予了王权的意义。


爱尔森在阅读古典文献的时候发现,皇家的后代可能会在外出狩猎的时候机缘巧合地遇到“四支银箭和一支金箭”,这意味着他们将继续家族的统治,而征服伊朗的土库曼统治者则在一次狩猎活动中发现了著名的帖木儿宝藏及一段铭文,文中预言说发现宝藏的人将会获得巨大的权力。他们以狩猎的名义为自己权力的合理与延续找到了一个不容质疑的理由。


4

王公出发狩猎图


在我们熟悉的狩猎故事里,总有皇家猎手与平民百姓相遇,然后发生一些故事,在实际的皇家狩猎活动中,这不是不可能。“狩猎活动提供了一种可能的平台,让统治者和民众得以相遇和交流。在这个过程中,国王可以展现自己的公正、和蔼、人性与宽恕。这些都是人们期待国王应有的举止,而有的时候,国王的确也可以满足这些期望。”。


康熙皇帝就曾在狩猎的场合遇到一位喊冤的平民,为他“做主”。14世纪,位于印度北部的德里苏丹统治者菲罗兹沙阿则在狩猎活动中遇到的平民,则向他讲解了现行税收计算与征收方式的不足。当然,这位统治者也在狩猎活动中发现有必要修建一座新的宫殿。

狩猎:统治者的移动舞台

在与宋朝同在的辽政权中,契丹皇帝一年四季都会出行狩猎。春天,在松花江捕捉天鹅;夏天,到热河捕捉陆地上的猎物;秋天,以狩猎的方式迎接“虎季”的到来;冬天,皇家狩猎活动与军事演习相结合。

对为辽政权服务的人来说,谁有资格跟随皇帝出席这些狩猎活动,互相之间也是一种权力与身份的竞争。狩猎实际上也是统治者展现宠爱的一种重要工具。

在南亚次大陆地区,这样的竞争可能要小一些,因为能跟随出行的人实在太多了。出行狩猎是莫卧儿帝国统治策略的核心部分,据统计,在1556年到1734年之间,莫卧儿帝国统治者40%的时间都在外面,每次出行,随行人员可达15万人到20万人。如果发现莫卧儿帝国首都人口突然地急剧减少,首先考虑的可能不是战争或者自然灾害,而是统治者外出狩猎了。


5

乾隆帝行猎图(郎世宁/绘)

一样都是参加了狩猎活动,能不能得到统治者赏赐的猎物,则成了另一种荣誉。“这种类型的荣誉可以通过非常细微的差别来表现不同等级的宠爱。例如,赠予的猎物可能是狩猎活动中猎杀的第一头猎物,并经过了得体的宰杀过程和装扮,象征了极大的尊敬;或者可能是最受嘉奖和个人化的方式,如国王会从自己的餐桌上赏赐几块熟肉给少数宠爱之人。”18世纪,俄国叶卡捷琳娜大帝便曾将猎物作为礼物赠送给朋友、家人和外国高官,并告知收礼人,猎物是皇室成员亲手猎杀的。


尽管皇家贵族为他们的狩猎活动给予了很多与行政统治有关的解释,但是仍然不能抹去人们对其借狩猎享乐的质疑。对他们而言,“狩猎活动是一种激情、逃离和放松”,也是一种需要努力争取才能获得的贵族运动。唐朝李渊的儿子李元吉就说,他宁肯三日不食,不能一日不猎,而另一位亚美尼亚的年轻王子加吉克则修建了约900座俯瞰河景的宫殿群,并在那里准备好了用于狩猎的野鹿、野猪和野驴。


6

王子及随侍猎野猪图


狩猎活动在狩猎之余,还会有很多辅助娱乐项目。在汉朝,皇家狩猎活动之后会有一场晚宴表演,乐师、舞女奏乐起舞。公元8世纪到12世纪的平安时代,日本皇室举行的鹰猎活动,也是朗诵诗歌、欣赏音乐舞蹈和展示华服的场合。在北方的蒙古,那里的人则在狩猎活动时举办马球比赛、赛马和标枪比赛等。

在古代欧亚大陆的皇室贵族那里,狩猎早已经与它最初的生存意义无关,它除了提供蛋白质,更像是一个统治者的舞台,“这场表演在各处移动,使边远乡间也能够欣赏”。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致歉)


相关阅读

《欧亚皇家狩猎史》

〔美〕托马斯·爱尔森 著 

马特 译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甲骨文

2017年9月


7

标签: 历史新书
上一篇: 收纳控 | 秋冬,要小清新还要酷!
下一篇: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南京大学 合作签约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