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询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中心 > 财经管理

报告精读 | 经济蓝皮书夏季号:中国经济增长报告(2016~2017)

2017年10月31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主办的《经济蓝皮书夏季号:中国经济增长报告(2016~2017)》在京召开。


微信图片_20171106103429

蓝皮书认为,保持中高速与迈向中高端是经济调整和经济转型的重要目标,从根本上来说,迈向中高端路径的达成,是实现宏观经济稳定的基础。当前,中国经济仍处于经济结构服务化引致的结构性减速阶段,但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布局的展开,以及稳增长、调结构、防风险等政策措施的逐步落实,2017年初中国经济整体保持平稳增长,同时也呈现宏观环境回暖、结构优化成效初显、外部冲击应对从容等向好的趋势。从理想的阶段转换连续性和线性发展理论的立场来看,中国要实现向中高端发展阶段的迈进,必须满足三个条件,即提高劳动生产率;提升全要素生产率及其贡献率;保持潜在增长率的可持续性。

  

2017年GDP增速平稳,国内主要宏观经济指标表现较好

蓝皮书指出,2017年第一、第二季度GDP增速均为6.9%,高于2016年前两个季度的6.7%,实现了连续两个季度增速的平稳回升。就各季度增长情况来看,2016年各季度GDP同比增长率分别为6.7%、6.7%、6.7%和6.8%;各季度环比增长率波动较大,2016年第一季度环比增长率为1.3%,是近5年的最低值,而第二季度反弹至1.9%的高位,第三、第四季度分别保持在1.8%和1.7%的水平。2016年GDP环比增长率的高位反弹源于取消房地产限购、降低利率、鼓励房贷等政策的推动,使得房地产投资大幅回升,从而带动经济增长。根据GDP环比增长率变化规律,春节因素导致每年第一季度GDP环比增长率较低,2017年第一季度GDP环比增长率为1.3%,并未明显改善,而2016年底出台的房地产调控措施则直接影响2017年第二季度以后的经济增长情况,GDP环比增长率有所回落,低于2016年第二季度的1.9%。就不同产业的增长情况来看,2016年三次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3%、6.1%、7.8%。2017年第一季度,受去产能、去库存政策的影响,工业增加值增长率有所提升,同比增长6.4%;而农业和服务业增加值增长率稍有下降,涨幅分别为3.0%和7.7%。就不同产业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和贡献来看,2016年三次产业对GDP增长率的拉动分别为0.3个、2.5个和3.9个百分点,对GDP增长的贡献份额分别为4.4%、37.2%和58.4%,呈现自2010年以来工业贡献份额不断下降、服务业贡献份额不断上升的趋势,服务业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与此同时,国内主要宏观经济指标也都表现较好,2017年第一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8%,比上年同期提升1个百分点;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9.2%,比上年同期提升1.1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9.1%,比上年同期提升2.2个百分点;公共预算财政收入同比增长14.1%。


通货膨胀无忧,PPI在2017年第一季度已见顶

蓝皮书指出,2017年上半年通货膨胀率保持在1.5%以内,下半年通货膨胀翘尾因素影响下降,全年通货膨胀无忧。受翘尾因素影响,2017年第一季度PPI同比增长超过6%,环比增长逐渐收窄,2017年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收紧,加上第四季度翘尾因素消失,PPI会持续回落,PPI在第一季度已经见顶。


2016年9月,PPI同比上涨0.1%,这是自2012年3月以来PPI同比增长经历连续54个月下降之后的首次正增长。2017年3月,PPI同比增长7.6%,环比也表现出增长态势,上涨幅度为0.3%。PPI同比增长由负转正,是国内和国际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一方面,由于在去产能、去库存、稳增长等政策引导下,工业行业供需矛盾得到缓解,国内重点行业销量、库存呈现向好态势。2016年全国煤炭产能退出6897万吨,钢铁产能退出3170万吨,分别完成年度任务的46%和63.4%,有力地支撑了工业品价格的上涨。另一方面,国内基建和房地产的刚性需求提高了需求预期,库存增加导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推动PPI回升。此外,人民币贬值造成的大宗商品采购价格上涨也是推动PPI上升的重要因素。总之,PPI同比增长由负转正,是中国经济企稳向好的重要标志。


美联储加息将使人民币面临更大的贬值压力

蓝皮书指出,当前美联储启动新一轮加息周期,2014年宣布退出QE,2015年12月进行首次加息,2016年12月在时隔一年之后再次加息,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由0.5%上调至0.75%,这也是十年半以来的第二次加息,2017年3月加息如约而至,预计2017年将会加息三次。这也意味着美国在结束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之后,正在回归常态化的政策周期。


美元是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贸易结算货币和“锚货币”,当美国将宽松的货币政策调整为紧缩时,将会造成美元指数走强、利率走高,使得国际资本向美国回流,易引发全球利率水平上升和资金紧张。中国的经济结构服务化和经济持续减速,使房地产泡沫和债务风险等问题凸显,而美联储新一轮加息周期的效应传导,势必给国内经济脆弱环节带来重大压力。①人民币贬值压力增大。从中长期来看,美联储加息将使人民币面临更大的贬值压力。但由于人民币仅对美元表现为贬值,而对除美元之外的其他国家货币表现为升值,因此外贸市场仍有利于中国进口企业,不利于出口企业。②中国资本外流风险加剧。美联储加息使得美国存款收益增加,吸引全球资本回流,从而导致中国资本流出压力较大,对国内金融和货币将产生较大的冲击。同时,资本外流反过来会增大人民币贬值压力,人民币贬值又会进一步加剧资本外流。③美联储加息会导致中国的债务成本增加,使外汇资产缩水。美联储加息会造成美债收益率下降,而中国作为美债的最大持有国,必然会造成中国持有的美元资产缩水。与此同时,中国企业外债成本也将增加。中国一些企业背负大量外债,大多以美元计价,美联储加息造成美元升值,使得背负外债的中国企业债务成本大幅度上涨,大大增加了企业的债务违约风险。


货币和财政政策逐步收紧,当前紧缩经济的态势已经形成

蓝皮书指出,2016年中长期利率下降,企业融资成本下降,居民住房购买需求旺盛,大量居民存款和按揭贷款转换成房企的活期存款,同时地方政府债务置换,导致M1增速迅速提升,M1和M2增速剪刀差不断扩大,2016年7月差值达到最高点,为15.2个百分点。但到了2016年底,随着美联储加息,国内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也随之大幅度上升近100BP。2017年第一季度,尽管上期利率上升,但货币政策依然宽松,货币乘数高达5.28,创历史新高。进入2017年第二季度以来,金融监管升级,市场资金趋紧,2017年5月M2仅增长9.6%,社会融资额低于信贷额,均呈现明显的金融紧缩趋势,M2增速减缓,而且活跃的金融创新被遏制。


 2017年5月以来,财政部先后发布了50号文和87号文,要求在7月31日前将地方政府“不规范的融资担保行为”清理整顿到位,并严令禁止 “铁公机”项目采用政府购买服务形式进行融资。在财税体制改革尚未取得实质性进展的情况下,对地方财政延续“一放就乱、一管就死”这个循环的可能性报以高度警惕。


2017年中国经济仍能实现平稳增长,GDP增长率预测值为6.6%

蓝皮书指出,虑及国内外经济因素的变化及其影响,我们对2017年整体经济的预测如下。①预期2017年中国经济仍能实现平稳增长,GDP增长率预测值为6.6%。预计三次产业增加值增长率分别为3.3%、5.9%和7.5%,服务业仍是拉动经济的主要动力。②预计PPI同比增长率为4.6%,CPI同比增长率为1.5%。如果2017年继续采用行政手段实行去产能政策,加之翘尾因素影响,PPI环比增长率仍可能保持为正,预计为3%。由于下游市场没有完全出清,同时终端需求不足使得买方对市场的控制力较大,因此,PPI向CPI的价格传导并不能完全到位,全年CPI同比增长率预计为1.5%。③预计投资和消费支出增长率分别为7.9%和6.2%,居民收入增长率为6.1%。居民收入增长率低于消费支出增长率,而居民收入持续下降将会导致消费进一步减速,这将大大弱化消费对增长的拉动作用。④2017年人民币贬值预期增加,预计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为6.95,出口增长7.2%,进口上涨11.9%。2016年人民币对美元表现为贬值近5%,对一篮子货币表现为升值近4%。受美元加息影响,人民币兑美元的贬值压力较大,预计人民币将在2016年非对称贬值基础上继续贬值,但由于加大了资本管制力度,贬值预期逐步平稳。由于人民币仅对美元表现为贬值,对其他国际货币表现为升值,币值对出口影响有限,出口增长源于发达经济体的复苏,而进口增长则是国内刺激内需的反映,近年来贸易盈余对经济增长有正的贡献。


 2017年发展前景较好的省份主要集中在东部地区:上海、江苏、浙江、北京、广东

蓝皮书指出,2017年各省份发展前景及一级指标排名第一的省份和2016年大致相同,2017年上海在发展前景、经济增长、增长可持续性和人民生活方面排名第一;北京在政府效率方面排名第一。发展前景、经济增长、增长可持续性、政府效率和人民生活方面排名第二的省份分别为江苏、广东、江苏、上海和天津,排名第三的省份分别为浙江、浙江、浙江、浙江和北京,排名第四的省份分别为北京、天津、广东、江苏和浙江,排名第五的省份分别为广东、江苏、北京、天津和江苏。


发展前景方面,和2016年相比,2017年排名上升的省份有5个:上升了3位的省份有1个,四川省从第19位上升到第16位;上升了2位的省份有3个,山西省从第22位上升到第20位,陕西省从第15位上升到第13位,宁夏回族自治区从第25位上升到第23位;上升了1位的省份有1个,内蒙古自治区从第11位上升到第10位。


2017年排名下降的省份有9个:下降了2位的省份有1个,湖南省从第17位下降到第19位;下降了1位的省份有8个,青海省从第24位下降到第25位,重庆市从第21位下降到第22位,海南省从第16位下降到第17位,湖北省从第13位下降到第14位,河南省从第23位下降到第24位,江西省从第20位下降到第21位,安徽省从第14位下降到第15位,吉林省从第10位下降到第11位。


 “十三五”发展前景较好的省份仍然主要集中在东部地区:上海、江苏、浙江、北京、广东

蓝皮书指出,通过对中国各省份“八五”至“十三五”的发展前景进行评价, “十三五”处于前列的省份有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北京市、广东省。


发展前景方面,和“十二五”相比,“十三五”共有8个省份排名上升:有1个省份上升了4名,安徽省从第18名上升到第14名;有2个省份上升了3名,江西省从第24名上升到第21名,湖南省从第20名上升到第17名;有2个省份上升了1名,内蒙古自治区从第13名上升到第11名,陕西省从第17名上升到第15名;有3个省份上升了1名,重庆市从第23名上升到第22名,四川省从第19名上升到第18名,青海省从第26名上升到第25名。


“十三五”共有7个省份排名下降:有1个省份下降了6名,山西省从第14名下降到第20名;有1个省份下降了3名,河北省从第16名下降到第19名;有3个省份下降了2名,宁夏回族自治区从第22名下降到第24名,湖北省从第11名下降到第13名,河南省从第21名下降到第23名;有2个省份下降了1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从第25名下降到第26名,海南省从第15名下降到第16名。“十三五”共有15个省份排名不变。


区域发展前景指数持续改善,东部地区大部分指数改善优于中部和西部地区,区域差距仍然较大

蓝皮书指出,1990~2017年,全国发展前景指数平均上升了116.86%,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发展前景指数分别改善了121.29%、94.41%和130.31%。东部地区发展前景指数提升速度慢于西部地区,但快于中部地区,中部地区、西部地区与东部地区发展前景综合得分方面仍存在较大差距。


1990~2017年,发展前景方面,28年来广东省改善最多,黑龙江省改善最少;西部地区改善优于东部地区和中部地区,东部地区改善优于中部地区。


1990~2017年,经济增长方面,28年来广东省改善最多,贵州省改善最少,继续垫底;东部地区改善优于西部地区和中部地区,西部地区改善优于中部地区。


1990~2017年,增长可持续性方面,和2016年一样,28年来宁夏回族自治区改善最多,甘肃省改善最少;东部地区改善优于中部地区和西部地区,中部地区改善优于西部地区。


1990~2017年,政府效率方面,和2016年一样,28年来福建省改善最多,甘肃省改善最少;东部地区改善优于中部地区和西部地区,中部地区改善优于西部地区。


1990~2017年,人民生活方面,和2016年一样,28年来贵州省改善最多,北京市改善最少;西部地区改善优于中部地区和东部地区,中部地区改善优于东部地区。


除了发展前景方面西部地区改善优于东部地区和中部地区、人民生活方面西部地区改善优于中部地区和东部地区外,经济增长、增长可持续性和政府效率方面均是东部地区改善优于中部地区和西部地区。


区域发展前景分级大致按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梯次分布

蓝皮书指出,发展前景方面,北京市、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在2010~2017年、2000~2017年、1990~2017年以及2017年、2016年、2015年、2014年、2013年、2012年、2011年均处于第一级。其中,和2016年相比,2017年发展前景方面前三级没有什么变化;第四级,宁夏回族自治区从Ⅴ级上升到Ⅳ级,上升了一级;第五级,青海省从Ⅳ级下降到Ⅴ级,下降了一级。


和2016年相比,2017年经济增长方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从Ⅴ级上升到Ⅲ级,上升了两级;黑龙江省从Ⅳ级上升到Ⅲ级,上升了一级;河南省从Ⅲ级下降到Ⅳ级,下降了一级;重庆市从Ⅲ级下降到Ⅳ级,下降了一级;甘肃省从Ⅳ级下降到Ⅴ级,下降了一级。


2017年增长可持续性方面山东省从Ⅲ级上升到Ⅱ级,上升了一级;天津市从Ⅱ级下降到Ⅲ级,下降了一级;宁夏回族自治区从Ⅴ级上升到Ⅳ级,上升了一级;陕西省从Ⅳ级下降到Ⅴ级,下降了一级。


2017年政府效率方面四川省从Ⅳ级上升到Ⅲ级,上升了一级;湖北省从Ⅲ级下降到Ⅳ级,下降了一级;陕西省从Ⅴ级上升到Ⅳ级,上升了一级。


2017年人民生活方面内蒙古自治区从Ⅲ级上升到Ⅱ级,上升了一级;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从Ⅱ级下降到Ⅲ级,下降了一级;海南省从Ⅳ级上升到Ⅲ级,上升了一级;安徽省从Ⅴ级上升到Ⅳ级,上升了一级。


保持适度经济增长,为城市化所需要的公共服务提供支持

蓝皮书指出,虽然近年来中国经济面临经济结构服务化引致的结构性减速,但各省区市发展前景指数仍有所改善,经济增长质量和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仍有所提高,同时也出现一些新的状况,即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对公共服务的需求逐渐占据重要地位,对全社会劳动生产率的提升和财政支持的科学事业支出方面的需求更为迫切。


2017年具体指标中权重最高的是城镇基本养老保险覆盖率,为4.35%;城镇失业保险覆盖率、城市化率、全社会劳动生产率、人均GDP和地方财政科学事业费支出的权重分别为4.07%、4.06%、3.71%、3.69%和3.67%。通过对比近年来具体指标权重的变化,我们可以发现,权重最高的具体指标如下:2014年为城镇基本养老保险覆盖率,2015年为专利授权量,2016年为人均GDP和农村居民家庭人均年纯收入,而2017年为城镇基本养老保险覆盖率,城市化率的权重也第一次进入前三位。全社会劳动生产率在2014~2017年连续四年处于权重的前列,人均GDP、城镇失业保险覆盖率在2015~2017年连续三年处于权重的前列。位于前列的具体指标权重的变化反映出我国经济在从高速发展转向中高速发展过程中,涉及的城镇基本养老保险覆盖率、城镇失业保险覆盖率、城市化率、全社会劳动生产率、人均GDP和地方财政科学事业费支出等与经济发展阶段密切相关的指标的重要程度,客观指标则如实地反映了现实经济的关注点,即从关注城市化发展本身转向关注与城市化相关联的各种公共服务,包括城镇基本养老保险、城镇失业保险,以及与创新密切相关的全社会劳动生产率、人均GDP的提升和政府财政科学事业方面的支出。



标签: 经济蓝皮书
上一篇: 报告精读 | 全球信息社会蓝皮书 :全球信息社会发展报...
下一篇: 报告精读 | 非物质文化遗产蓝皮书:中国非...